藍嶽拉灯王

灣家人,喜歡的東西爆炸多,專寫老梗文★
有個病就是喜歡挖坑,可是填坑困難。

[蒼丐] 落

隨寫

BE.


--------

阿牧與楊軍是在比武大會上認識的。

他們成了時常相約去看山看水的風景黨,偶爾互相練練舞功打打架喝喝酒。

他們一起走過的蒼山洱海的山道 打趴了一路上遇到的叛兵。

他們一起在萬花谷的花田之中飲酒歌唱或是看阿牧舞出丐幫弟子都會的笑醉狂。

他們一起在蒼雲的湖畔戲說以前隻身行走江湖時的遊歷和江湖人士的傳言與故事。



那一日,楊軍沒有依約出現在兩人相約的地方。

阿牧便每日都到同個地點等待他的出現。

日出,日落。

春花飄飛,夏至蟬鳴,秋風徐徐,冬雪堆疊。

阿牧依舊坐在村子口那破爛的屋簷下,一語不發的看著自己的腳趾發著呆。

終是看見了有些眼熟的軍靴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他驚喜的抬頭一望!

但很快的他又失望了。

和楊軍一模一樣的軍服,卻是陌生的臉,他聽見那名同樣是蒼雲軍的男人、低沉好聽的嗓音問道:「你就是阿牧?」

「你是誰?為什麼知道我的名字?」抓著酒甕喝了一口,阿牧站了起來。

「初次見面,楊將軍有話讓我轉告給您。」

「什麼話?那混帳怎麼不自己來赴約?」阿牧面色蒼白且乾燥的雙唇更是毫無血色,儘管知道這亂世之時身為軍人的摯友恐怕凶多吉少,但他一直以來都不願朝最壞的那一方去臆測。

「楊將軍說:『很抱歉沒能守約,我得走了,勿掛念,願來世能……和你共遊山水之間。』」


阿牧笑了出來,像是被人給搔了癢癢一樣的捧腹狂笑著,笑得眼角都泛淚了:「楊軍啊楊軍軍,你這個……」接著摔碎了還裝著一半杏花久的酒甕:「大騙子!」





日出,日落。

春花飄飛,夏至蟬鳴,秋風徐徐,冬雪堆疊。

那個名叫阿牧的老乞丐依舊坐在村子口那破爛的屋簷下,像是在等著誰的到來,但是他總是碎念著說:「他說他會來的,但誰都不會來了。」


评论
热度(3)

© 藍嶽拉灯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