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嶽拉灯王

灣家人,喜歡的東西爆炸多,專寫老梗文★
有個病就是喜歡挖坑,可是填坑困難。

「全職高手/葉藍」愛情攻勢練習題-2

安安好久不見.


「全職高手/葉藍」愛情攻勢練習題-1



------------------

「你要不要在去睡一會兒?晚點還要去會場呢。」


恍惚之間聽見了有人在他旁邊對話,可他還睏的不想睜開雙眼。


「不用,熬習慣了我還精神著呢。」

「那你先下去吃頓早餐吧!我跟你去拿完吃的就回來顧著他,你就放心地吃飽再來吧!」女人催促著。

「是是是,別推我啊我這不就在走了嘛?」男人用著有些無奈地口吻頗是寵溺的說著,門板落鎖後接著便是一室的寧靜。


待屋子終於回歸寧靜以後,藍河這才甘願睜開了眼。

陌生的環境加上宿醉讓他還處在呆滯狀態,他翻了個身但眼前看見的擺設皆不是自己和藍雨指派的工作人員一起住的房間物件,腦袋這才開始運作的藍河開始慢慢地思索自己到底身在何方?

直到他豁然想起昨晚的一切後他嚇得彈坐起身——這裡是興欣下禢的飯店?!

翻身下了床以後藍河四處張望,接著在床邊看見了一袋半開的行李袋,從中露出的是一長條開過的紅中華,而行李袋旁邊是一雙擦的亮晃晃的皮鞋,視線在往上掃去入眼的是隨意披掛在梳妝桌前椅子上的西裝外套還有領帶,那條領帶的花紋顏色太特別了(特別的俗)所以藍河記得很清楚,那是葉修昨晚上台時戴的那一條。

我操、我不僅找了葉修陪酒還睡在他房間裡一晚?!這樣事說出去了會不會被葉粉集火到掛點啊?不對現在不是擔心這種事情的時候!一夜未歸而且還沒連繫同住的同事這不太妙啊應該不至於報警說我失蹤吧?

藍河心急的下床找到了被放置在桌上的手機和錢包鑰匙,他急忙地按下手機的電源鍵但是螢幕依舊一片漆黑——沒電了!

藍河悲戚無比地把手機和錢包鑰匙一通塞進了口袋,思索著去找個公共電話打給大春報個平安的藍河才走到門前,門就被人從外打開。

錯愕無比的藍河頂著一頭亂翹的頭髮看著朝著自己笑得甜美的蘇沐橙對著自己說:「早安!」


藍河覺得眼前是猶如百花盛開般的喜悅,但他哭著在內心哀號:媽呀一早就看見女神對自己說早安是何等幸福但是我還沒刷牙洗臉!


***


藍河如坐針氈的和蘇沐橙一同坐在房間內的餐桌邊,眼前擺著聯盟第一美女所端來的、裡頭放著早餐的托盤,藍河戰戰兢兢地宛如小雞啄米般小口小口的吃著。

回去說給筆言飛他們肯定要羨慕死。

「我該怎麼稱呼你呀?」

「我我我叫許博遠,不介意的話可以叫我藍河或是藍橋,藍橋是同事們都這樣喊我我也習慣了,因為我的大號就叫藍橋春雪。」哎呀,說這麼多人家也不知道我大號是誰吧?藍河在心種吐槽自己,人家是誰啊?職業選手呢!怎麼可能會知道藍橋春雪是何許人物?說再多也只是別家的公會成員。

「欸?你就是藍河?我記得沒錯的話絕色也是你對吧?」

「呃、是我沒錯。」結果倒是記著那張許久沒碰的臥底號,藍河在心底無奈苦笑。

「一直以來都謝謝你了。」蘇沐橙看著一臉傻哼哼的藍河笑的溫婉。

「啊?」面對著突如其來的道謝藍河不得其解。

「昨晚睡的好嗎?」

話題未免轉的太快了吧?儘管藍河有些錯愕,但還是照實的回答了句還不錯,畢竟他真的喝到醉掛了才能夠一覺睡到天亮。

「那就好,」蘇沐橙吸了兩口她自己的飲料,「昨天果果領著葉修和你回來的時候本來想在開間房給你,可葉修說讓你跟他睡一間就好,省得半夜你惹麻煩比如亂吐或是大吼大叫之類的。」數著手指,聯盟第一女神笑了笑。

藍河乾笑,感請葉修把自己當做會大哭大鬧的醉鬼就是了。

「不好意思給你們添麻煩了。」

「沒事,你也只是真的喊了幾句話後就安靜了。」

「我?我喊了什麼嗎?」

「也沒什麼,你一進房間就雙手抓著葉修肩膀,口氣還特別特別認真的說"葉神你人這麼好,我看我嫁給你好了給你生一打熊孩子都不是問題哼哈哈哈"若不是你一說完這句話就直接不醒人事,我還不相信你已經喝醉了的呢。」


藍河聽完蘇沐橙的轉述後覺得這輩子已經不會再有比這更丟臉的事情了。





TBC.

评论(2)
热度(17)

© 藍嶽拉灯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