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嶽拉灯王

灣家人,喜歡的東西爆炸多,專寫老梗文★
有個病就是喜歡挖坑,可是填坑困難。

「全職高手/葉藍」愛情攻勢練習題-1

一時腦洞那女孩我覺得也沒啥錯的其實 (看了就懂

如大家所見我最喜歡芭樂劇俗套梗了
簡單好猜呵呵呵 (夠#

最後就是 : 希望我不會坑了這篇(還敢說#

另外  
目前僅剩下七本,通販網址點我 (台灣限定)

-------------

一年一度的全明星又盛大地展開,其中不乏有許多抱持著期待也許自己能有萬分之一的機會和職業選手近距離接觸的玩家,而職業選手們也都以遊玩休閒的心態來出席參與這場盛會。

自從開始了職業選手生涯以來 ,葉修認真參與全明星這活動嚴格來說只有兩次,一是活動的第一屆、二是組成了興欣戰隊後出席的第八屆。全明星自第三賽季開始至今已是第九屆,這時的葉修本該在老家裡窩著舒爽過的,但他前陣子領著一隊集合了各戰隊的選手所組成的國家隊出國征戰並取得了冠軍,於是現已非職業選手的葉修也依舊被逼著要出席這次的全明星。

於是他還是出席了這次的全明星周末。

但他又溜了出來。

象徵性地在馮主席開場祝詞時拍了幾下手、換他上台詞背出了早已寫好的稿子、與來賓互動的時候打了一場後就自顧自的從緊急逃生道要離開。

葉修這才走出出口就聽見了不遠處的轉角傳來了一番爭吵聲,他瞇著眼看向街角那對正在吵架的情侶,女方像是受到甚麼刺激一般暴怒的用手推得男方勘勘狼猖的退了好幾步,但男方並沒有因此對女方做出任何舉動或是大聲開罵,他只是做出了像要安撫對方的抬手動作,卻還是被女方給揮開了。

想回去飯店偏偏路被人給擋著的葉修只能嘆了口氣站在原地想著等那對情侶吵完再過吧,他一邊點著菸一邊想這小倆口是怎麼了怎麼就著大街路口吵得這般激烈?

啪——!

葉修有些好奇的轉頭看向兩人,只見女方宛如潑婦罵街似的指著男方落下一串葉修聽不太清楚的方言後轉身就走,而男方撇著被打偏的頭久久沒有動靜,久到葉修覺得不太對勁了於是走過去想著就假裝路過然後看看情況,情侶吵架什麼的要是一想不開做了傻事卻沒伸出援手什麼的葉修可做不來。

可越走近對方葉修越覺得不太妙,他深吸了一口菸後將菸塞進了隨身帶著的的菸灰盒裡,葉修輕拍了拍對方那頹靡下垂的肩膀:「小藍?你怎麼傻站在這兒啊?」

見對方沒有回應的葉修伸手在藍河的眼前揮了揮,對方才像是終於回過神似的看向自己。

「啊,是葉神啊,你……有空嗎?」藍河臉上露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臉。看得葉修就算想說沒空也說不出來,事實上他的確是很有空沒錯,只要排除了他是偷溜出來這回事的話。

「有空有空,當然有空!」葉修尷尬的笑道。

***

葉修有些後悔答應了藍河的邀請,他撐著手叼著菸百無聊賴的東看看西看看,第一次進這場所的葉修把整間店都看了一圈後便決心以後都不再進這場所了還真是無趣,這才將視線轉回坐在自己右手邊喝個不停的藍河。

葉修用吸管攪了攪杯子裡的冰塊,自知酒量不好的葉修雖然已經退役了已沒必要限制喝酒,但他也沒到需要練酒量的地步於是就放著去,儘管在他坐上吧檯後跟酒保點了杯冰牛奶時對方那一臉鄙視的眼神也沒讓他有任何想要喝酒的打算,反正這趟來也就是陪陪這孩子而已。

「葉神,你呀......談過戀愛嗎?」

「嗯?我跟榮耀談了十幾年的戀愛算不算?」

「我說的是跟現實世界的女人、三次元的!」

「論談戀愛我可能還要喊你聲前輩吧。」葉修繼續攪著吸管讓冰塊和杯子撞出了叮鈴作響的聲音。

「我呢,活了二十幾年也只談了這麼一個,」藍河在吧台上趴著用手指舉了個一,「就這麼一個啊!可是現在也沒了哈哈哈哈!」

「呃……保重。」葉修不知道該說什麼,畢竟這是他第一次遇上失戀的人,只得撿了個安全詞來用。

「我哪兒不好了呢?我自認自己非常的體貼關心他,雖沒房但有車而且工作也穩定,可她今天卻莫名奇妙的說要跟我分了說我一定可以找到比她更好的女孩兒,我說〝我不要其他女孩就要妳,我想娶妳只是還不是現在,難不成妳喜歡上別的對象了嗎?〞聽見這句她就像被踩到了尾巴似的對著我罵了我也不懂意思的家鄉話還哭了……果然那啥永生永世的愛我都是個屁!」

葉修心想那女孩大概真是喜歡上別人了才會因那句話戳破了心虛薄如紙的面子而對著藍河暴怒的吧?這情況就像蘇沐橙拖著他一起看過的那些偶像劇一樣。

「那什麼、俗話說"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枝花?"你就放開點心胸,下一個會更好的。」

大概吧?

葉修嘆了口氣揉亂了藍河的頭髮,他並不懂什麼叫做戀愛,儘管被拉著看了許多歌頌著愛情的電影或是偶像劇,但葉修還是不懂劇中那些男男女女嘴裡說著的愛情是個什麼樣的感覺?雖然曾有過好奇但看著現在窩在酒吧裡喝著酒嘆息著對方狠心的拋下自己的藍河,葉修心中那個不要去跟人談戀愛最好的想法現在又更加的屹立不搖了。

「她為什麼可以說要跟我分手就分手呢?嗚嗚嗚……」藍河說著說這就開始號哭了起來。

酒保大概是對因為分手而痛哭又泣訴的客人見怪不怪了,對著面前喝了一堆酒又哭到睡著的藍河他依舊能無動於衷的用白巾擦乾剛洗好的玻璃杯並接待著其他的客人。

葉修伸手搖了搖藍河想叫醒他,但只換來了幾聲呢喃,他喝乾了杯子裡的牛奶後從口袋掏出了錢包向酒保招了招手:「兄弟,我要結帳。」

酒保先生點了點頭後看著帳單唸出一串數字。

葉修有些傻眼的看了眼自己的錢包,尷尬的問:「方便借個電話嗎?」

酒保翻了下白眼後拿出了一支手機遞給葉修。

「謝了啊兄弟。」接過手機葉修憑著記憶輸入了一串數字。鈴聲響了好一陣子電話才終於接通,他無奈地向話筒那方說:「嗨老闆娘,是我,可以麻煩你來一趟XX酒吧嗎?我帶的錢不夠付酒錢。」




评论(3)
热度(24)

© 藍嶽拉灯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