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嶽拉灯王

灣家人,喜歡的東西爆炸多,專寫老梗文★
有個病就是喜歡挖坑,可是填坑困難。

「全職高手/葉藍」 貓科動物的戀情 - 09

OOC注意,狂野情人paro
(日本的BL漫畫,又名 野性類戀人)

推薦還沒看過這部漫畫的人去看bbbbb

複習(?) :00 、 01、  02 030405 060708


哼哼哼哼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覺得自己已經壓力大(?)到要開始瘋癲了…

下一章節就先不貼上來了
反正現在這裡不管怎麼貼肉(?)  都會被河蟹掉
那就等本子粗乃啦~

YOOOOOOOOOOOOOOOOOOOOOO(閉嘴#

--------

自從那天之後,兩人如同往常的繼續著有些單調的日常生活,而藍河依舊不知道葉修所隱藏的行為。

一開始說好的分房這件事情也跟著繼續沒了下文。葉修對藍河噓寒問暖的頻率越來越高,甚至到了遊戲裡頭跟進跟出的,此番舉動讓藍河於藍溪閣的朋友們大開眼界也議論紛紛。


「吶、藍橋啊,葉神三天兩頭跟在你旁邊,這在追你嗎?」這天在副本門口裡等著隊伍的人到齊,筆言飛湊到了藍橋春雪的身旁好奇的問。

心臟漏了一拍,藍河沉默了一會兒才反問:"你哪隻眼睛看到他在追我了?"

撇了眼跟自己背對著的葉修,幸好對方戴著耳機對著自己的螢幕指揮著隊友,不然不知道葉修聽見了會做何感想?


要是讓藍溪閣的夥伴們知道自己現在就是跟葉修同居還結了個婚不知道會有怎樣的反應呢……藍河無比自嘲的想著。


遙想當初葉修未回歸職業聯盟、還在網遊的世界裡跟各工會搶Boss並討價還價的刷著副本和領著一幫子的新人闖蕩時,自己可是對葉修這般態度與舉止感到煩躁與無奈卻又深感佩服,但在知其緣由後轉變為同情和崇拜,甚至會不自覺的去關注他回歸職業聯盟後的一切。


在意外之下認識了葉修和葉秋兩兄弟,要說藍河對於葉修還記得自己這件事情沒有任何開心與自滿的念頭是騙人的,但要說對葉修還有什麼其他的情感與想法嗎?藍河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那麼明顯誰看不出來啊?每天對你噓寒問暖還三不五時開小號跟著你跑進跑出,勤勞到連大春都在問我怎麼回事。"

我才想知道這是怎麼回事!葉修的態度讓整天都跟他相處在同一空間的藍河覺得膽戰心驚受寵若驚,但想想若是葉修能把這勤奮的精神分一點到家事上藍河覺得他會更開心一點。


偷偷撇了眼坐在自己身後的葉修還頗專心的在刷材料;藍河強制性的把電腦擺在了客廳,反正客廳也夠大、書房也被鎖死。電腦不放房間裡是為了讓葉修能夠有離開房間的理由,原本還放房間時葉修只有在房間跟廚房兩點式移動,最近藍河終於受不了的把兩台電腦都給移出了臥室。


"他大概是退役後太閒了吧。"藍河隨口應付,對於筆言飛的推理表示不想多做解答。

"他沒事那麼勤勞,如果不是要追你,難不成是要追我?哎唷、哎唷!覺得有點毛!"語畢還附加了個遊戲內建的害怕發抖的表情。

"那你怎麼不說他想追大春啊?"藍河哭笑不得的打趣道。

"不是吧?你說葉神想追的人是大春?!不行,我覺得那畫面太美了令人不敢直視……"害怕發抖的表情再次出現。

"你少犯二了!好了、大家都差不多到了該準備進去了。"這要是讓大春聽見了,藍河也只能幫二筆點蠟祝福他沒事。


***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小藍......」葉修伸腳踢了踢完全無視門鈴聲、依舊睡得安穩的藍河,「你去開門?」

「嗯?......你去開。」藍河卻是緊閉著眼、皺著眉頭毫不猶豫的一把將葉修的被給子扯了過去。

葉修被瞬間襲來的冷意給搞得睡意全無,他試著伸手想拉回那條屬於自己的被子,無奈藍河早已將被子全捲上了自己的身子搞得自己像條蟲繭一樣繼續睡著。

屋外的人依舊不死心的按著門鈴,叮咚叮咚的門鈴聲響徹雲霄的喧囂再加上被子被抽走而冷得神智都清醒了大半,葉修最後還是認命的下了床去應門。

葉修打著哈欠,模糊不清的喊著這就來了並跟著動手轉開了門鎖。

門才一開葉修就被來人給推到了一旁,他正想開口問對方有什麼問題呢,但轉頭一看來人的面容讓他不自覺的楞住了。

總覺得很像在哪看過這張面孔,可他還是一時想不起來在哪兒看過這面孔。

「許博遠,我限你五秒之內馬上給我滾出來!」

女人雙手插著腰、氣勢洶洶的踏著高跟鞋對著屋內逕自開始倒數著時限。

葉修無語的楞在門關處,而原本沉默的屋子在女人一喊完這麼一句威脅力十足的話語之後立刻傳出了一聲重物墜地的巨大聲響,葉修頓時有些佩服這名女子竟能讓方才還死賴在床上的藍河嚇的立刻起床。

跟著只見藍河一頭亂髮的衝出了房間、連滾帶爬看起來頗是狼狽的從走廊尾端用著像在跑百米的速度衝到了門關處:「爸!你不是還在出差嗎?」

「爸?」葉修疑惑的看著這位身材姣好、五官精緻的女子,看著分明就是個女性,可藍河的稱謂令人無比疑惑,但想想現在這社會這麼開放,又覺得其實也不用太在意了。

「我才想問你為什麼!」在一見到藍河氣喘吁吁的站在自己面前時渾身飄散著別人的氣味,女子皺了皺眉頭後接著撇了眼站在一旁的葉修,又繼續說道:「你突然就跟這傢伙結婚,而且還沒有經過我跟你媽的同意,你確定你還有當我們是你的爸媽?」

「呃、爸——」

「咳、兩位打擾一下,要不要先進去邊坐邊聊?在這談話好像不太合適。」葉修比了比自己和藍河,兩人都還是穿著睡衣且未整理的儀容,並向藍河口中稱呼為〝爸〞的女子邀請道:「呃、您先請進吧,行李讓我替您扛進去就好,小藍你快帶爸去客廳坐然後去梳洗梳洗。」

「啊?喔、好!」藍河愣了一下,又很快就回過神來,「爸,趕快進來吧,外頭風冷。」

女子又看了一眼葉修,便從善如流的脫了鞋並踩著彷彿這兒就是自己家的腳步進了屋子。

 

***

藍河在安置好後便衝回了臥室準備刷牙洗臉;早就換好了衣服的葉修正抽著菸站在窗邊,看著對方無視他的視線從衣櫥裡拿出了連帽T恤並迅速的脫下了睡衣。

「你還好吧?」

「什麼?」

「感覺你爸好像不是很高興?」

「你別太在意。」藍河嘆了口氣後走進了浴室。

葉修很是疑惑,如果不是因為他們結婚的事情生氣的話,那會是為了什麼?畢竟自己的兒子結婚典禮的時候卻無法及時到場,任誰都會覺得不高興才對。

藍河邊刷著牙,用著含糊不清的聲音說:「歡正登登哩揪灰知島勒。」(譯:反正等等你就會知道了。)

葉修點了點頭,就在他正準備把菸捻熄時,就聽見藍河又說了一句:「對了,你待會兒千萬千萬千萬不要開口、不要插嘴、不要亂說話!」

「為什麼?」葉修心想難不成你爸會突然拿出刀來砍了我嗎?

「總之就是不要亂說話,安靜、噓!」藍河一手拿著牙刷一手拿著漱口杯,嘴角還沾著牙膏泡沫。

好吧,讓我不要開口我就不開口,葉修用聳肩加攤手表示隨便你了。

 

***


在迅速的梳洗好後,葉修和藍河一起來到了客廳,落坐於面無表情的看著他倆的藍河爸爸對面。

「爸,我......」

「我真的覺得很難過。」打斷了還未說完話的藍河,藍河爸面無表情的看著自己的兒子。

 

哎呀,感覺明明就不太妙啊,葉修心想。

 

葉修和藍河並肩坐在他的岳父、藍河的父親的面前﹔葉修撇了眼身旁的藍河,後者正因為緊張而冒著冷汗。

 

「為什麼沒有告訴我和你媽,你是跟這傢伙結婚?」葉爸偷偷撇了眼靜默不語坐在自家兒子身旁的葉修。

「爸——」

「夠了!我知道你想說什麼。」葉爸又偷偷撇了眼葉修。

 一直沒有開口出聲的葉修在一旁若無其事的樣子,像是在看熱鬧一樣的翹著腳、臉上掛著意義不明的笑容,並且裝作不知道對面座位的不停的偷看自己。

而藍河則是哭笑不得地看著自家老爸一個人演得起勁:「爸,我不是故意不告訴你們,而是你們自己說叫我不要打擾你跟媽的三十周年蜜月旅行,我——」

「這不是理由!」

「爸……」藍河表示心累。

「岳父大人雖然現在說這些已經太晚了,但還是請你把你兒子放心的交給我吧?」葉修突然開口道。

藍河皺著眉頭用手肘撞了撞葉修的手,明明早就跟葉修說過讓他不要亂開口說話了!

而原本還有些怒意的藍河爸爸這時卻是一臉興致盎然的表情:「你有什麼理由要我把我們含辛茹苦養育了二十幾年的寶貝兒子交給你?」

「這倒是沒有,」葉修拍了拍藍河的手背後對著藍河的手以十指交扣的方式握了上去,接著朝一臉莫名又有些驚恐的後者笑了笑,葉修望向藍河的爸爸用著自認最誠懇又真摯的語氣說道:「或許您無法接受我跟藍河的婚事,但現在事已成了定局,我相信您也不希望你的兒子成了離過婚的男人,請你相信我們真的很幸福。」

「呵,你說的倒好聽,雖然我不是重種,但我很清楚的知道你跟藍河根本沒有做過對吧?」

藍河聞言頓時紅透了臉,他不是第一次知道自家父親說話的直白,但是被如此露骨地揭開謊言,讓他頓時感到羞愧不已,心裡直想著糟了要是被父親發現了假結婚這事兒然後告訴了兩家的大家長該如何是好?

藍河緊張的冒著手汗,葉修握了握藍河的手,接著湊到了藍河耳邊:「小藍冷靜點,相信我吧。」

突地被人在耳邊用著低沉的氣音安撫,藍河先是覺得有點癢而忍不住抖了下身子,但手中傳來的那屬於葉修的體溫以及讓他信任的沉穩,藍河試著的讓自己靜下心來,他知道葉修是可以信任的——從認識葉修開始他就知道葉修一直都是個可以讓人無條件相信的男人。

「爸,我們不是不想,而是這事情是我們很看重的也很認真的在準備的,所以請你不要責怪藍河,要怪就怪我吧!」


等等等等等等!葉修這是再說什麼鬼?!藍河錯愕的看著葉修滔滔不絕的繼續說著——

「我們只是在尋找適合的時間以及還在討論孩子未來的安排,您看現在這個社會是如此的混亂,再說了我們斑類在這個社會所存在的同伴是如此的稀少,這不是更應該嚴正地看待生兒育女這件事情嗎?」葉修鬆開了握著藍河的手,摟上了藍河的腰把人給拉的向自己靠近了點,「再說了畢竟我跟博遠都是男人,要不是還好我倆正好都是斑類,不然想要有個孩子本就是不太可能的事情,而現在我們還在尋找懷蟲所以才到現在都還未進行夫妻間該有行為,還請您不要生氣。」


我勒個去!葉修說的這麼天花亂墜誰會信啊?雖然現在要找品質極高的懷蟲的確頗不容易,也因為同為同性的斑類已經越來越多,所以購買懷蟲使用的同性夫妻也越來越多,但不論品質的懷蟲也不是那麼難以購得。

「那簡單,懷蟲在這,」從隨身包裡拿出了一瓶玻璃罐放在茶几上,藍河的父親看著藍河一臉"我非常無害"的表情笑著說道:「我知道你們的打算了,加油吧!我跟你奶奶都等著抱孫子。」

藍河抽著一邊的嘴角看著自己的爸爸一臉計畫通了的表情——鐵定是奶奶讓他來的!


「好了,接下來是我跟兒子的時間,乖女婿可否給我們點私人空間?」

葉修點了點頭便站起身,在離去之前還親了下藍河的臉頰,藍河錯愕地瞪了眼葉修,而後者只是在藍河父親看不見的角度對著藍河無聲地說:要演就演得撤底一點。


藍河不知道什麼叫做演得徹底一點,他只覺得自己好像被葉修給趁機吃了好多的豆腐。


「阿遠啊、你是怎麼勾搭上人家的啊?」藍河爸在葉修一進了房間後趕緊湊到了藍河身邊喜孜孜的探聽道。

「爸、你到底想幹什麼啊?」

「我關心你呢你怎麼這樣跟我說話?我光是聽你奶奶說你的丈夫是個貓科的重種我都驚訝地快飛上天了!你們打算哪時候生孩子啊?希望你們生個女兒給我玩玩!」

「你以為想生就能馬上生啊?」藍河欲哭無淚,天知道他現在有多想立刻馬上就跟自己的爸爸坦白這一切都是假的。

「你都找了個重種當伴侶了還怕生不出來嗎?」藍河爸取笑道:「你別跟我說你不知道重種的能力有多麼的強大。」

「算了不跟你吵了,奶奶還跟你說了什麼?」

「嗯,不外乎就是"想要趕快抱個孫子啊,而且最好是公的小老虎,一定可愛極了"還有"孫女婿看起來真的很喜歡阿遠呢,不錯不錯"。」

奶奶你是哪隻眼睛看到葉修很喜歡我的啊?明明只有一起吃過一次飯,就算他跟您能夠聊得很愉快也不代表就是很喜歡我好嗎?藍河忍不住撫額。

「總之呢這瓶懷蟲就交給你了,需要我幫你嗎?事不宜遲現在就來吧?」說著就開始捲起了袖子。

「不不不!在一段時間讓我們準備準備!爸你總該給我一點心理準備吧?就像你當初突然就說要變成了女人的樣子老媽也是花了點時間才接受不是嗎?」

「嘖、你個混小子哪個例子不舉偏要舉這條!」

藍河的雙親其實都是男性,而藍河是由中間種的藍河爸使用了懷蟲才生下的孩子,雖然他老媽是個普通的猿人,但在和藍河爸交往之後也知道了許多關於斑類的事情,從而生下了藍河。

想當初藍河爸在藍河三歲時突然說要去作能夠變成女性外表的手術時,老媽有多麼的無法理解,但最後還是被安撫了下來從而接受……咳,好的這故事簡單講完了就算了,總之藍河媽最後還是接受自己的老公變性成女人模樣。

「總之在下個月如果你們還是沒有使用這隻懷蟲,牠就會失效而亡,自己好好想想啊!」

「知道了。」

「他對你的佔有慾挺強的呢。」

「什麼意思啊?」

「你是真的沒感覺還是假裝沒感覺?」

藍河搖頭表示完全不懂他在說什麼。

「嘖嘖、你不覺得你聞不到我的氣味了嗎?好歹我也是你爸,我養你這麼久別跟我說你不記得我的氣味!」藍河爸一邊搖著頭一邊說:「還有你全身上下都充滿著他的氣息,呵呵、滿滿的宣示主權意味。」

藍河又是一陣無語,他試著嗅了嗅,還真的完全聞不到其他的斑類氣味,所以上次葉秋才會那樣好奇的問自己跟葉修怎麼樣了嗎?

「你啊,不要辜負人家的心意,好好想想吧!」



-------

補充說明*
懷蟲:能讓男性產生假性子宮並懷下嬰孩的寄生蟲,使用方式是將幼蟲放入特殊器具並插入後面的小花(你懂)六個小時,就會產生假性子宮。

评论(7)
热度(60)

© 藍嶽拉灯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