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嶽拉灯王

灣家人,喜歡的東西爆炸多,專寫老梗文★
有個病就是喜歡挖坑,可是填坑困難。

「全職高手/葉藍」 貓科動物的戀情 - 08

OOC注意,狂野情人paro
(日本的BL漫畫,又名 野性類戀人)

推薦還沒看過這部漫畫的人去看bbbbb

複習(?) :00 、 01、  02 030405 0607

呀齁、我終於來更新了( ´ ▽ ` )ノ 
很久沒仔細刷LO,覺得好像這TAG已經......物換星移了......(意義不明)
CWT39 印調宣傳來一下 XD

------------------

「葉修!」

「嗯?」方踏入客廳的葉修還打著哈欠就望見藍河提著一籃尚帶著濕意、大概是剛洗好的衣服朝著自己怒氣沖沖的快步走來。

「我都說了幾次襪子跟髒衣服要分開洗,你怎麼又丟在一起?」

哎呀,那時候趕著要在時間前打副本。

「還有上廁所的時候座蓋要掀起來你怎麼都沒掀?」

呃、那時候好不容易打完BOSS趕著尿急……

葉修伸手抓了抓肚皮,撐著滿臉鬍渣的倦容想要表現出滿滿的歉意的乾笑著說:「抱歉,我那時打完BOSS急著跑廁所就……不小心忘了。」

 

藍河簡直快瘋掉,他不是第一次知道現實中的男神和電視中的男神差異一定很大,但是對遊戲以外的事情能夠如此健忘的大神實在是令人倍感衝擊阿……
「小藍你該不會有潔癖吧?」葉修忍不住補了一句。

藍河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並忍住了把手上的籃子往葉修身上砸下去的慾望,深深地嘆了口氣後命令道:「我去曬衣服了,你現在快去把廁所給我打掃乾淨。」

 

跟葉修兩人同居的生活其實說不上不好,就是有點無趣,為什麼會覺得無趣?

舉例來說:除了主臥室其他房間還是處於封印狀態,而葉修基本上活動範圍不大,就只會在臥室跟餐廳做兩點移動,而且兩人睡覺的時間點通常也不太一樣,比如葉修都是太陽快升起的時候、藍河自己則是最晚凌晨兩點便會就寢,兩人除了藍河葉修要吃什麼、快去洗澡、記得打掃之外再沒其他特別的交流了。

 

說實在的兩人現在的情況真的就只是『一起住』這樣字面上的意思而已。

 
 

在一開始藍河還挺擔心葉修又會像餐宴那晚一樣睡到一半突然獸性發作,接著撲倒自己這個在重種斑類面前根本毫無反抗之力的輕種斑類這樣那樣……之類的,但慶幸的是並沒有再發生這樣的事情。

 

但偶爾還是會發生在他意料之外的事情。

 

一大早的,尚在睡夢中與中草堂成員互相砍殺的藍河突地聞到了絲絲香氣,濃郁的、吸引人的、令人沉醉的,香味令人無法忽視的想不斷地靠近並吞嚥入腹,夢裡原本還在戰場上廝殺的藍河丟棄了手上的長劍,他順著香味的來源而去,她看見了一股光亮,耀眼的光芒雖刺得他眼睛無法直視,但他還是不放棄地伸出了雙手直直地往前走去。

他感受到身軀被一股溫暖的氣息給包覆著——好溫暖啊!藍河蹭了蹭溫暖的來源、感覺無比舒爽的想著。

 

嗯……這觸感好像哪裡不對勁?

藍河疑惑的用力捏了捏手中的柔軟……這、好像一點也不軟啊,感覺有點兒硬?

「嘶——」

藍河聽見了頭頂上傳來的倒氣聲、感受到了手中"硬物"的熱度和硬度又上升了一些,像是查覺到了自己握到了不該握的東西了,藍河嚇得趕緊鬆了手、睜眼然後彈起身子。

 

「啊、葉……葉神你沒事吧?」藍河燥紅著臉問道。

雖然他不小心捏太用力的那玩意兒是兩人都有的東西,但、握起來的感覺好像比自己的還──操!我在想什麼鬼東西?!

 

藍河使勁的搖了搖頭,接著趕緊望向被自己無意見施暴了的葉修。

 

只見葉修還疼的說不出話來,整個人捲曲成似球的狀態躺在原位。

「呃、小藍啊你睡就睡,做什麼對我使出龍爪手啊?」疼痛感終於緩解了一些的葉修哀怨的側躺在床上望著藍河,雖然雙手依舊以看著頗不雅的姿勢摀著下體。

 

「嗚、我以為是普通的暖寶寶就……對不起!」藍河滿臉通紅的向葉修道著歉,雖然很是疑惑為什麼兩人能夠睡到貼抱在一起,但看著葉修像是很疼的模樣,藍河也沒心思在去細索探究了。

「沒事沒事,別在意了。」緩慢的坐起身子下床,葉修擺了擺手後便自己一跛一跛的走進了浴室。

 

其實會有這齣意外,也算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吧?——葉修苦笑著想道。

 
葉修是蓄意的,他朝熟睡著的藍河釋放了輕種絕對無法抵抗的、屬於重種斑類的荷爾蒙。 

评论(4)
热度(47)

© 藍嶽拉灯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