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嶽拉灯王

灣家人,喜歡的東西爆炸多,專寫老梗文★
有個病就是喜歡挖坑,可是填坑困難。

「全職高手/葉藍」 貓科動物的戀情 - 07

OOC注意,狂野情人paro
(日本的BL漫畫,又名 野性類戀人)

推薦還沒看過這部漫畫的人去看bbbbb


好久不見wwwwwww

複習(?) :00 、 01、  02 030405 06

-----------------------------------

「葉修!這是怎麼一回事?」葉秋抓著喜帖怒沖沖的衝進了葉修房間。

隨意地回了一句什麼,葉修依舊頭也不回的盯著電腦繼續打著遊戲。

「你居然還問我什麼,」葉秋將葉修的椅子給轉了個圈,然後把喜帖甩到了還一臉莫名其妙的葉修身上,「媽咪要我讓人問你還有沒有要發給哪些朋友然後寄出去,我原本以為是什麼問候信,一看居然是你的喜帖,怎麼我才出差兩個月你就要結婚了而我居然現在才知道這件事?!」

「喔,你是在說這個啊,」葉修看著帖子裡頭的他和藍河一起被拖去拍的結婚照,照片裡的兩人像是在鬥嘴,自己笑的愉快而藍河哭笑不得的表情正好被鏡頭給捕捉到,看著自己的臉,葉修懷疑婚攝店家是不是動了大刀把自己修的頗帥,他望著照片笑了笑並回答道:「我以為你很早就只道,而且你也沒問我,我也就忘了跟你說了。」

葉秋覺得肚子裡的怒火就這麼升了上來,他深吸深吐了好幾口氣才又繼續和葉修問道:「好,我現在問了,那麼換你解釋一下怎麼突然就要結婚了而且對象還是小許啊?」兩人不是只是遊戲認識的普通朋友嗎?怎麼才見過一次面就要結婚?!你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有點無奈,原來自己一直以為的、他與許博遠的友誼原來是那麼的薄淺,要結婚了卻連個通知都沒有,並且結婚對象還是自己的哥哥!

「你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啊?我還以為小藍會跟你說呢。」

「我要是知道了還會來問你嗎?」葉秋雙手叉在胸前,一副你不說清楚我就不離開的模樣坐上了葉修的床邊。

 

看得出來自家老弟心情很差,葉修也沒像以往那樣隨便跟他開玩笑了,於是葉修把事情的始末還有之後跟藍河達成的協議,重複描述了一遍給葉秋聽。

 

「我的天……」葉秋聽完事情的始末以後,他一臉無法置信的看著葉修,「你們兩個到底在想什麼?雖然傳宗接代是媽咪和藍河奶奶的期望,但你們也不該這樣亂來吧?」

「沒問題的,我們兩個都講好了,只是名義上結個婚而已。」葉修放下了手中的喜帖。

「但是就你所說的,媽咪和藍河的奶奶會一直催促讓你們快點結婚,目的就是想要快點抱孫子跟曾孫子吧?」

「是這樣沒錯。」

「那麼以媽咪的個性,是絕對不會讓你們那麼輕易說簽離就能離的,你們倆若是沒生個孫子給她玩兒玩,我賭90%她會用盡各種手段讓你們生個孩子。」葉秋一臉嚴肅的說。

「船到橋頭自然直囉。」葉修叼著根菸笑得自信。

「這麼自信,就不要到時候還來找我幫你,」 葉秋哼了一聲後便放任自己向後倒躺在葉修的床上,他望著天花板問道:「你們之後要住一起吧,打算怎麼辦?」葉秋記得自家媽咪遵交待了寄發喜帖的事情後還歡快的跟自己討論過該把哪棟房送給葉修當做新婚禮物。

「當然是分房。」

「那就好。」葉秋鬆了一口氣。

「怎麼好像你的女友要跟我睡了一樣。」葉修嘲笑。

「你說什麼亂七八糟的?」葉秋彈坐起身,「我只是擔心你一個不小心獸性大發就對他亂來了,儘管小許在各方面能力都比你好上許多,我沒有其他意思,但你可別忘了他是輕種。」

「這我知道,」回想起上次在婚紗店的經驗,葉修表示他懂得分寸,接著葉修沈默了一會兒像是思考了什麼,「葉秋,那你覺得藍河會有可能願意替我生孩子嗎?」

 「你是認真的嗎?想讓他替你生孩子。」葉秋有些驚訝的反問。

「突然想問問而已,那麼吃驚幹嘛?」

「我哪知道他願不願意啊?!我又不是小許。」

葉修呵呵兩聲又回過頭去繼續打遊戲去了。


***


葉修和藍河的婚宴邀請的人不多。在這個社會裡,斑類與猿神人的比例是3%與97%的比例,且現今社會能夠接受兩個男人或兩個女人相愛並結為連理的人也僅有少數,所以参加者僅有幾位同為斑類的聯盟選手和兩家親友。


葉修和藍河撐著笑臉接受著大家的祝賀,心裡則是不斷的期望著能趕快結束;葉修和藍河捧著其實裝著裝著開水的酒杯敬著酒,在歷經諸多親戚的言語洗禮,最後是到了喻文州一行人面前。


「祝你們百年好合、新婚愉快。」喻文州笑著說。

「葉修我可警告你,別欺負我們藍溪閣的人啊,不然我跟你沒完!」

「葉修前輩、團長,恭喜你們!」

「謝謝,」葉修和三人一一敬了酒後望著喻文州和黃少天,「不過你們也太厲害了,這才兩天就發展這麼順利,等你們發帖子啊。」葉修望著倆人笑得曖昧。明明才來H市幾天,原本沒有進展的喻文州現在已經和黃少天牽起手了,一走近他們,黃少天的身上還散發著屬於喻文州的重種氣味,由此可知這倆人的動作進展有多麼的迅速。

「謝謝,到時候不會忘記邀請前輩的。」

「呿、我們本來感情就很好了,什麼順利不順利的,我們一直都很順利!」黃少天紅著耳根卻硬是撐著囂張的臉,接著他一把攬上了藍河的肩,「對了、那個藍橋春雪是吧?跟我來一下。」

「咦?!啊、好、好的!」原本在一旁和盧瀚文小聊近況的藍河在聽見自己的偶像喊了自己遊戲ID後有些傻愣,接著又被偶像勾了自己的肩,整個人都呈現恍惚狀態了。


黃少天攬著藍河走到了陽台上,明明該是寂靜的地點卻能清楚地聽見各處聲音的藍河這才發覺自己因為和黃少天近距離接觸而興奮的引起了他那對貓耳的出現。

幸好的是此時黃少天背對著藍河伸著腰拉著筋望著酒店外的夜景,他並沒有發現藍河的異樣,後者趕緊甩了甩頭讓自己清醒並冷靜了下來。


「那個……黃少,怎麼了嗎?」懷著還是有些緊張的心情,藍河疑惑的問。

「也沒甚麼,」黃少天在身上衣服口袋裡東淘西淘邊說了一句等等我,最後終於在西外的口袋裡淘出了一小瓶液體,「找到了,這是隊長讓我轉交給你的,他說一定要單獨的情況下給你,我也不太明白為什麼一定要這樣交給你,反正隊長送的東西鐵定是沒問題,隊長讓我跟你說"如果葉修前輩不聽話時,就給他喝一點這個吧!"這樣。」

望著偶像邊說話邊比出動作,將轉述話語演繹的好像真的看著喻文州在和自己說話,藍河忍不住笑了出來。

「笑什麼?」黃少天皺著眉疑惑的問道。

「沒什麼,請替我謝謝隊長的禮物。」

「真的?不過葉修真的人不壞,就是那張嘴太欠揍了!」黃少天又是攬上了藍河的肩膀,兩人併著肩回了宴會廳,黃少天向藍河說著關於以前在網遊裡和葉修搶Boss的事跡,感嘆著沒想到這人居然就這麼退休了,接著叮囑藍河要有點魄力才不會被葉修給吃死死,藍河只是笑著並不斷的點著頭說我知道了。


***


結束了宴客後,葉修和藍河當晚便住進了葉母送給兩人的房子。

雖然葉修和藍河在今晚還是第一次踏進這房子裡,但屋內該有的家具或是日用品一樣都不少,而兩人的私人用品也在宴會期間讓搬家公司給搬置過來並放妥了。


「簡直比全明星還累。」癱在沙發上,葉修叼著香菸享受的抽著,因為婚禮而一整天都不能抽菸對於葉修這老菸槍來說實在是太痛苦了,他就這看著藍河在屋裡走來走去不知道在找什麼,於是好奇的問了句怎麼了。

「葉神,有兩個消息,你要先聽那一個?」

葉修捻熄了菸,然後站了起身:「先聽壞的吧。」

「房間有三間,可是只有主臥室的門可以開,其他兩間都鎖死了。」

葉修挑眉,「那好消息是?」

「主臥室的床很大。」

「……」


评论(2)
热度(69)

© 藍嶽拉灯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