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嶽拉灯王

灣家人,喜歡的東西爆炸多,專寫老梗文★
有個病就是喜歡挖坑,可是填坑困難。

「全職高手/葉藍」盈月 - 下

※OOC,吸血鬼PARO
吸血鬼葉修x小少爺藍河



下弦月 , 朔夜盈月 - 上 、盈月- 中

這個paro越來越長了........
我明明是個專題狗卻還在這裡wwww




-----------------------





還留在倉庫裡的男人看著自己捉來的人質像是痛得昏了過去以後才站起身,但是他一轉過身子,就發現一柄小刀橫亙在他的頸動脈旁邊。


「你是誰?!」


「我覺得你們不會想知道,」另外一名青年從橫樑上倒垂而下,他笑容燦爛的對著男人說了聲嗨,接著輕巧的翻身而下並站定在男人面前,「請你說明一下為什麼你會有那瓶東西吧?」


青年那不知是刻意顯露或是根本無意收起的遼牙,令男人因驚嚇過度而全身僵硬並開始全身冒起了冷汗和雞皮疙瘩。


「為、為什麼吸血鬼會出現在這裡?!」


「喂、問你問題呢!」青年伸手拍了拍男人一臉見到鬼的表情而撐起的那痴肥的臉頰肉,結果摸得一手油汗,他皺著眉捉起了男人的外套衣角用力地抹掉了手上的噁心。


站在男人身後用小刀狹持住行動的少年無語的看著夥伴舉動,眼看原本是壞人的男人此刻被嚇的像是快要失禁一般顫抖著雙腳,他皺著眉頭將刀子往著男人的面上移動並貼的更近。


「哎呀呀,這位大叔,你要是不快點說出答案,莫凡好像就要開挖你的眼珠子囉?」


「那、那是我在郊外的研究室裡撿到的!」男人貪生怕死的模樣讓青年笑嘻嘻的稱讚著這才像話,接著他示意莫凡把刀拿遠一些得以讓自己和男人好好對話。


「郊外?研究室?」青年雙手插著腰來回走著,像是在思考什麼,「喔,你說那個屋子阿?石頭建造的對吧?」


男人點頭如搗蒜。


「你想說你是去探險,然後撿到的?」青年一手握拳敲在另一攤平的手掌上,宛如一臉恍然大悟的模樣。


男人依舊點頭如搗蒜。


「呵,謝謝你的配合,我知道是誰給你那瓶東西了,」青年行了個紳士禮,爾後收起了原本燦爛的笑容,換上了一臉真是無趣的表情,「莫凡,可以解決他了。」語末還擺了擺手。


「方銳前輩,」原本一直都沒怎麼說話的少年突然開口。



「嗯?」


「我的刀子不是用來切豬肉的。」


「哈哈哈哈哈哈!」被喚作方銳的青年笑的無法自拔。



被形容成像豬一樣的男人此刻覺得很是羞辱,他覺得自己受到了言語的人身攻擊。



於是莫凡在方銳的示意之下把男人用倉庫裡粗大的麻繩捆了個結實,並往男人嘴裡塞了一大塊不知原本是用來包裝什麼東西的麻布袋一角,那麻布也許是味道太濃烈、口感太噁心,當莫凡一拿著布塊往男人嘴裡塞,男人便嗚噎的叫著就這被醺昏了。


方銳看著男人嗤笑了一番。


「前輩,他怎處理?」莫凡蹲在倒在地上昏厥著卻依舊捉著自己頸脖並緊皺著眉頭的青年身旁,思考著該抱起來還是用背的帶走他。


「喔、對喔,差點忘記!」方銳踹了那男人好幾腳,他趕緊走到青年身旁觀察他的情況,望著青年爆浮的青筋與泛著隱約紅光的血管,方銳一臉嚴肅的說:「得帶他回去,他被灌下的東西,可能是初代血族的血。」




评论(2)
热度(23)

© 藍嶽拉灯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