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嶽拉灯王

灣家人,喜歡的東西爆炸多,專寫老梗文★
有個病就是喜歡挖坑,可是填坑困難。

「全職高手/葉藍」 貓科動物的戀情 - 06

OOC注意,狂野情人paro
(日本的BL漫畫,又名 野性類戀人)

推薦還沒看過這部漫畫的人去看bbbbb

這不到兩千字我卻磨了快兩三週...........(抹臉
這樣我還來的及出本嗎XDDD都不禁這麼厭惡自己的龜速wwww

00 、 01、  02 030405

---------------------------------------

站在全身鏡前讓人調整著整體的造型,但和葉修一副擁懶隨意的模樣不同的是——藍河整個身子都繃的緊緊的,明顯的表現出了他對於這種場合和氣氛感到不太自在的模樣。

「小藍,放輕鬆點。」葉修揚著下巴讓人調整著領帶。

「我沒事。」

葉修正想再說些什麼,這時幫藍河調整好袖扣的店員開口:「好了,等你的未婚夫OK了在一起上樓去攝影棚拍照吧!」

實際上聽見人家這麼稱呼葉修是自己未婚夫,讓藍河覺得自己好像起了點雞皮疙瘩,但最後還是禮貌的撐起了笑容說好。

葉修望見藍河用手壓著肚子:「難不成是肚子疼想上廁所?」

「才沒這回事。」藍河聞言趕緊假裝拉整著自己的西裝外套下擺。

「真的?」

「真的,我沒事。」但是聚攏著的眉間立刻曝露了他的心口不一。

葉修示意幫他整理儀容的店員先停手,店員笑著說已經好了,並讓他們上去準備開拍後就自行離開了位於二樓的試衣間。

「還說沒事呢,」葉修走向了背對著自己、站在另一面鏡子前的藍河的身後,「你都魂現了。」

藍河驚恐的摸上了自己的頭頂,但他並沒有摸到自己魂現時理應出現的貓耳朵,這時才察覺到自己被騙了的藍河有些無奈,他扭頭看向葉修,才發現葉修不知道何時站到了自己身後。

「真的沒事?」葉修問。

藍河搖了搖頭正想表示自己沒事,但下一秒他聞到了濃厚且不屬於自己的氣味,這氣味令他感到有些燥熱,藍河尷尬的退離了葉修好幾步。

他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自己現在真的因為葉修那身為重種斑類的氣味太重了而感到了難受。

正常來說重種的斑類通常都應該會控制自己的氣味與能力要釋放的多寡,並且通常只在需要的時候才會釋放,但葉修卻像是完全沒察覺自己的氣味對於身為輕種的藍河來說太過誘人和無法抵抗,他伸手摸上了藍河的前額。

但此時的藍河無路可退,只能整個人都貼上了身後的全身鏡,他咬著下唇試圖壓抑慾望帶來的燥熱。

「怎麼全身都在抖?」葉修皺眉。

「那個、葉神……」藍河全身無法控制的顫抖著,他面色潮紅且冷汗直冒,「你的氣味讓我……有點難受。」

葉修聞言倒是楞了幾秒才匆忙的退離了與藍河過於靠近的距離,「怪了,我印象裡重種的氣味應該都能夠讓中間種或輕種的斑類放鬆心情。」葉修本是好意,沒想到得到的卻是反效果。

藍河顫抖著身體並抱緊了雙臂,整個人揪成一團蹲了下去,慢慢的神體才終於沒那麼不適。

「葉神,你大概記錯了……」藍河撐著笑臉抬頭望向葉修,「重種的氣味對輕種以下的斑類來說,呃、其實有點類似催情藥。」

葉修這才恍然大悟,他一臉無辜:「我沒那個意思。」

「沒事,」藍河疲憊的笑著整了整身上的衣物,「走吧,再不上去會拖到大家的時間的吧!」

婚紗店的攝影棚就設在店家的三樓,簡單的白棚搭上店家本身就有提供的拍攝道具或是幾塊布料就可以拍出許多不同意境的照片;但是拍攝意境好不好對從來沒有拍過藝術照或是人像照的藍河來說根本不是什麼問題,最大的問題就是攝影師對他和葉修在肢體上的要求,更令人在意的是攝影師所使用的稱呼:「葉太太,左手搭上葉先生的右肩,哎、兩位不要害羞,在貼緊一點。」

「這、這樣呢?」藍河尷尬的把手搭在葉修肩膀上,全身的動作看起來無比僵硬。

「葉先生別只是雙手插著口袋好嗎?兩位可以表現在親密一點,不會閃瞎我們的,別害怕!」

儘管攝影師不斷的想著要怎麼用有趣的口吻試圖讓藍河不要那麼緊張,但藍河還是覺得心很累,怎麼只是結個假婚現在卻搞得像是在自虐?當初自己又是怎麼了怎麼會答應葉修的這個假結婚真做戲的提案?而且為什麼是葉太太啊?!

「攝影大哥,可以稍微等一下嗎?」葉修突然說道。

攝影大哥比了個OK就轉頭去和其他的工作人員調整燈光和場景的佈置。

葉修看向一臉糾結的藍河,關心地問:「你還覺得不舒服嗎?」

因為身高差沒多少,藍河也只需要稍微的抬頭就能直視著葉修那經過化妝師打理過後有那麼一點帥的臉,他有些疲累的搖了搖頭:「沒事,我只是不太習慣跟人有近距離的肢體接觸......」

葉修思考了一下,接著笑著說道:「這樣吧,待會我跟你說讓你把手放我腰上你就放,反正我們都是男的,我被你摸幾下也不會少塊肉,」接著葉修騷包的撥了下瀏海,「你還倒賺呢,全世界大概除了我老媽,你大概就是第二個摸透我全身的人了,開心不?哥的身價可是很高的。」

藍河聞言露出了極為鄙視的表情,「葉神,你忘了我喜歡的是黃少了嗎?」言下之意就是要摸也不會想摸你。

「你知道你說這句話能讓多少人痛哭流涕嗎?」

「我只知道葉神你好像不知道要點臉這三個字怎麼寫?」

「為什麼你跟網路上差這麼多呢?」葉修搖著頭嘆了口氣,「那時候熱心服務鄉民萬里的絕色哪兒去了呢?」

「那只是因為那時候藍溪閣沒什麼事我才--」

「那個......請問兩位OK了嗎?」攝影助手一臉不好意思打斷談話的表情問道。

「OKOK,葉太太,上吧!」

「你才該是許太太!」

评论(1)
热度(50)

© 藍嶽拉灯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