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嶽拉灯王

灣家人,喜歡的東西爆炸多,專寫老梗文★
有個病就是喜歡挖坑,可是填坑困難。

「全職/葉藍」 單箭頭-中

 單箭頭-上

OOC有,葉修是邱非的爸爸,藍河是邱非的幼稚園老師

心情很差,學校事情各種肚爛。



---------------------------------------------------



「邱非睡著了。」藍河站在廚房的入口處,看著葉修把最後一個盤子放上了櫥櫃裡。

「謝謝你今天願意來幫他慶生。」

藍河輕輕的搖了搖頭還說了句應該的,畢竟邱非是我的學生。


「現在也很晚了,就留在這裡過夜吧?」葉修打開了冰箱裡拿了兩罐啤酒,「喝嗎?」

藍河皺了皺眉,接過其中一罐,他轉身走回客廳並一屁股坐上了沙發。

「為甚麼畢業以後都不跟我聯絡?」葉修也跟著做在了藍河身邊,他拉開了易拉扣,喝了一口冰涼的啤酒。

「......忙。」

「那麼,為什麼突然就跟別人換宿舍房間?」

「......」

葉修一口飲盡了啤酒。

「你又是為什麼不告而別?」

「家裡情況不太好,所以休學了,」葉修靠躺在沙發椅背上,他用手臂擋住了眼前刺眼的燈光,「邱非也是從那時候開始跟著我的。」

「咦?」藍河驚訝的瞪大了眼。

「他是我表姐的兒子,」葉修無奈的笑道:「所以他姓邱阿。」

「那邱非......」

「他知道,但是他不介意,」葉修把喝空的瓶子放到了桌上,「他會不叫我爸爸,這也是原因之一,我也有跟他說過我還很年輕,如果他叫我爸爸我也會覺得很彆扭。」

「原來如此。」藍河摩挲著手中的啤酒罐,接著也一飲而盡。

「好了,該換你回答我的問題了吧?」葉修說。

藍河低著頭沉默了。

葉修沒有催促他,靜謐的空間裡只有時鐘滴答而過的聲音,偶爾會有葉修動了動身子造出的沙發和衣物摩擦的吱嘎聲響。

「我那時候很喜歡你。」藍河突然輕聲說道。

「什麼?」葉修有些驚訝。

「你還跟我說了你喜歡我。」藍河依舊低著頭。

「什麼時候?」為甚麼自己完全沒有自己告白過的印象?

「我搬離房間的前天,我們一起幫隔壁的慶生,你記得吧?」

葉修回答記得。

「你喝醉了,我扛你回房間,你說你喜歡我,」藍河捏緊了手中的鐵罐,罐子被捏出了喀咑聲響,「我也跟你說了我喜歡你。」


「對不起,我當下醉死了,真不記得了......」葉修歉然。

「當然,你醉了,鐵定不可能記得阿,也不可能記得當晚我們到底做了什麼。」

「我們......做了?」葉修傻楞。

「是阿做了。」藍河終於抬起頭來望向葉修,面無表情地。

「對不起。」

藍河搖了搖頭,「反正都過去了,」他站起身子並伸了個懶腰,「好了,你的問題我也回答完了,我的問題你也說明白了,我就先回去了,今天謝謝你,飯很好吃——」

葉修一把將藍河給拉倒在沙發上,然後用嘴堵住了還來不及反應的藍河。


藍河掙扎了幾下卻依舊推不開壓在自己身上的葉修,他伸手摟住了葉修的頸脖,大滴大滴的淚水沿著臉頰滑落在酒紅色的沙發上。

兩人吻的激烈,相撞的齒舌雖然疼痛甚至滲出了些許的血水,但他們仍舊不肯罷休的、貪婪的索取著對方的唾液、空氣和塵封已久的愛意。


「藍河,我喜歡你。」




單箭頭-下

评论(2)
热度(30)

© 藍嶽拉灯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