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嶽拉灯王

灣家人,喜歡的東西爆炸多,專寫老梗文★
有個病就是喜歡挖坑,可是填坑困難。

「全職/葉藍」 單箭頭-上



OOC有,葉修是邱非的爸爸,藍河是邱非的幼稚園老師
梗來自於葉藍群的小夥伴,我才不會承認這是因為是po主去不了灣家全職O的怨念下的產物呢!!(傲嬌屁#




---------------

葉修一個人扶養著一個孩子——邱非。

那為甚麼姓氏不一樣?

「邱非就是姓邱,不然呢?」
葉修叼著根菸穿著圍裙站在爐火前煎著兩顆荷包蛋,他流利的動作和靈巧的手指宛如在彈奏著美麗的樂曲。

「葉修、你的襪子在哪裡?」
「嗯,我記得都在衣櫥左邊的籃子裡。」
「那不就是都沒洗嗎?!」邱非咚咚咚的跑出葉修的房間,紅噗噗的臉蛋還流了幾滴汗,他像個小大人似的雙手插著腰教訓道:「你又不洗襪子了!襪子不洗會很臭耶!」
「哎,跟你開玩笑的,我的襪子都在陽台曬好了,」葉修把煎好的荷包蛋鏟到了盤子裡,遞給了邱非,「今天是小藍負責校門口嗎?」
「是藍河老師,葉修,你這麼喜歡藍河老師,是因為你想要跟他結婚嗎?」
「問那麼多幹什麼?快去吃早餐,不然要遲到了。」葉修揉亂了邱非的頭髮。
「好——」邱非拖著小孩子特有的軟嫩嗓音應好,他端著屬於自己的早餐往餐桌走去,「對了葉修,你的吐司烤焦了。」
「......?!」葉修聞言趕緊轉過身去切掉烤箱,並無奈的看向已經在餐桌邊坐好的邱非,「你下次早點跟我說好嗎?」


「藍河老師!」邱非一看見站在校門口的藍河,就立刻鬆開了牽著葉修的手跑了過去,「老師早安!」
「早安阿,邱非。」藍河笑著摸了摸邱非的頭髮,然後他蹲下身子讓自己和邱非平視,「邱非有乖乖的做作業嗎?」
「有,我很快就寫完了,完全不需要葉修的幫忙!」
「呃、很厲害喔!」藍河有些無奈的笑著說:「邱非,你應該要叫他爸爸而不是直呼名字才比較有禮貌喔?」
「可是葉修讓我不要叫他爸爸......」
「被叫爸爸顯得我好像很老似的。」葉修圾拉著拖鞋慢步走近兩人,他嘴邊還叼著根沒點著的菸,「我才二十幾歲而已。」
藍河抬頭看了他一眼,然後很快的又轉回視線對邱非說:「邱非是個乖孩子,好了,趕快進教室吧!」
邱非點了點頭,然後跟葉修揮了揮手說了聲掰掰就走進去幼稚園裡。

「葉先生,請問你還有什麼事情嗎?」
「怎麼叫的這麼生疏,我說過好幾次了吧?叫我葉修就好了。」
藍河嘆了口氣,「學長,沒事的話我要回班上去了。」
「哎、等等等等,」葉修抓住了藍河的肩膀,「你今天晚上有沒有空?」
「要做什麼?」藍河皺著眉頭往前走了一步得以甩掉葉修搭在他肩上的手,接著他轉過身看向葉修。
「有件事情得請你幫個忙,我一個人有點忙不過來,」葉修拿下了口中的菸,「今天是邱非5歲生日,他很喜歡你。」
「你希望......我去幫他慶生?」藍河問。
「也是請求,」葉修抓了抓臉,「畢竟,自從邱非跟著我一起生活以後,我沒怎麼看他笑過,但我發現來上學的時候,他看見你的時候眼神都會透出他很開心的感覺。」
藍河猶豫了一會兒才開口:「讓我想想,中午前......中午前會告訴你答案。」
「好,我等你。」


***

「葉修,今天我可以吃一整個蛋糕嗎?」邱非坐在小板凳上,乖乖的讓葉修替他綁上了慶生用的小尖帽,小小的腿兒還有點踩不到地的晃呀晃。
「嗯......這個問題我想是不行的。」葉修調整好了邱非頭上的尖帽之後一把將邱非給抱了起來。
「為什麼不行?」
「因為你吃不完整個蛋糕的。」
「我認為我可以。」
「不可以。」
「我真的可以!」
「邱非,你——」
這時門鈴聲打斷了葉修。
「我去開門!」邱非順著葉修鬆開的摟抱,小跑步離開了客廳。


邱非一開門就看見一個大大的熊娃娃出現在自己面前,他疑惑的咦了一聲。

來人將娃娃稍微往旁邊挪了挪,朝著自己的學生露出了燦爛的笑容:「邱非,生日快樂!」
「是藍河老師!」邱非驚訝的問道:「老師你怎麼會來?」
「因為你生日嘛,你看、熊先生也跟你說生日快樂喔。」藍河笑著將娃娃遞給了邱非。
「謝謝老師!」邱非抱著熊娃娃並開心的蹭著它柔軟的絨毛,接著他想到要先邀請老師進屋,於是他趕緊從鞋櫃裡找出了一雙室內拖鞋,並詢問道:「老師你要進來一起吃蛋糕嗎?」
「那麼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囉。」望著邱非用無比期待的眼神看著自己,藍河微笑著答應了邀請。


踏進了客廳便看見葉修正在半開放式的廚房裡忙碌的背影,藍河覺得心裡是五味雜乘。

兩人在大學的時候認識,那時候的葉修是設計學院裡的風雲人物,只因為他大二就把後兩年的所有設計院的課程都給修完了,設計學院底下還包含了三個系呢,而且這件事蹟並不是只是設計學院,而是全校的師生都知道這麼一個人物的存在。
那時候藍河還只是個傻不隆冬的大一新生,搬進宿舍的室友正好就是這麼一個學校裡的傳奇人物,那時的葉修已經開始研讀碩一的課程了,而他本該是個大三生,但是因為提早修完課程得以順利的跳級修課。
一開始葉修其實是不太搭理藍河的,但是在藍河不死心的嘗試交流之下,葉修才終於理會這個學弟兼室友的大男孩的邀請,兩人一同參加了宿舍的聯誼活動。
那之後藍河只要有出宿舍就會替葉修帶回一頓宵夜,然後兩人一同吃著宵夜聊著學校的是非。
某一天他們和其他房間的同學一起開了個慶生party,喝了不少甚至還玩了國王遊戲,葉修被國王詢問喜歡的人是誰,他只有籠統的說是個很關心自己也很賢慧的人,一群人哄著鬧著也沒逼問出名字,之後又開始互相灌酒,明明葉修喝的不多卻是醉得比藍河還誇張。

藍河好不容易扛著葉修回到了房間,葉修卻是纏著藍河不肯乖乖躺回自己床上休息。
「葉神,你快點躺到床上去啦!」藍河無奈的勸著。
「藍、小藍啊,」葉修笑著打了個酒嗝,「你啊,我說你啊......」
「我怎樣?」望著醉的一遢糊塗的葉修,藍河原本也有些醉意的現在都醒了三分。
「你......太好了,我啊,我喜歡你喔!」
「謝謝學長也喜歡我,我會好好繼承你的期望的。」
「不不不不不,我說的喜歡啊,」葉修一把將藍河給壓倒在他的床鋪上,「是這種喜歡喔?」

兩人就這麼順其自然的做一次了。

但隔天,葉修早已將這件事情忘的一乾二淨。









评论(7)
热度(30)

© 藍嶽拉灯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