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嶽拉灯王

灣家人,喜歡的東西爆炸多,專寫老梗文★
有個病就是喜歡挖坑,可是填坑困難。

「全職高手/喻黃喻」吻我。–2

OOC注意,狂野情人paro
 (日本的BL漫畫,又名 野性類戀人)
 推薦還沒看過這部漫畫的人去看bbbbb
 1.本篇與《貓科動物的戀情》有所關聯,不過大概也只會有一點點而已XD
 2.喻黃喻、黃喻黃 皆可,嚴格來說喻黃較重,不接受者就請左轉吧>< 

 3.後續不會全貼上來,預計會收到本子裡,跟貓科動物的戀情一起出本(如果我有順利在CWT38前寫完XDDD)

–––––––

自從黃少天突然身為斑類的基因突然覺醒了以後,他也很快的適應了這樣的世界,喻文州和盧翰文是整個藍雨裡頭唯三之二同為斑類的人;對於到了這年齡才發現自己是斑類的黃少天來說這一切都讓人倍感驚訝,但適應能力良好如他,他也很快的接受了事實。喻文州也教導了許多他該做的事情和不該做的事情,比如不要隨意窺探他人魂現的原形、要控制自己的魂現等等。

在斑類眼裡,非斑類人都會像是看到猿猴類一樣,但是只要斑類把能力控制得當就不會有這種看誰都是猴子的尷尬情形,但還是能輕易的分辨誰是斑類誰是普通的人類。黃少天剛覺醒為斑類的時候就是因為還不懂這些基礎也不懂得怎麼控制魂現,所以在那時候的盧翰文和喻文州眼裡很明顯的看清了黃少天的原型是一隻長相奇特的動物––有著翅膀和身體長著些許鳥羽的、猴子與鳥的綜合體。

其實在那當下黃少天感到有點沮喪,原來自己對於喻文州來說是個如此沒有吸引力的人?就算自己的氣味對任何人來說都有致命的吸引力事件很可怕的事情,但是在知道原來自己還有這麼個利器也許能幫助自己的戀情更進一步的時候,黃少天的確是有那麼點期待的。
可是喻文州卻說他能忍耐,這就代表著喻文州根本沒把他放在那個可談戀愛對象的範圍之中,始終只當自己是同隊的隊員、自己的副隊,在無其他感覺。

「少天,你又魂現了。」
「抱歉,我想事情想的太入迷了。」
喻文州只是笑了笑,接著並沒有再說些什麼。

但黃少天其實是故意的。
他會故意在兩人獨處的時候讓自身的氣味逸散,黃少天其實還抱著一點點的期待:也許自己至少能透過這樣的方式跟戀慕已久的喻文州有更進一步的接觸。
但事實是喻文州始終不曾因此而失控。

他曾好奇的問過喻文州:「有人因為氣味而侵犯他人或是被侵犯嗎?」
「據說是有的,還有人因此和對方結為夫妻,但最後的結局不太好。」喻文州語氣平淡的說。


黃少天喜歡喻文州,但他對於喻文州來說好像很沒吸引力,每次聞到他故意釋放的氣味總是皺著眉頭要他注意點,但是後者不曾有任何因為氣味而越矩的行為。

嘖,這樣搞的好像自己很慾求不滿一樣,黃少天不禁在心裡這麼吐槽著自己,並對於自己會有這種試著用氣味勾引喻文州的行為感到鄙視。
在經歷過許多次的失敗之後,黃少天也不屑在這麼做了。



除了看書以外,黃少天的學習能力很好,喻文州手把手的實際操作演練一遍控制魂現的技巧後他也很快就學會了,現在的黃少天已經可以收放自如自己原形的那對翅膀出來玩。

「隊長!黃少又亂摸我的尾巴啦!」
「什麼我亂摸?明明就是你自己現出來的,我只不過把你那一直亂掃的尾巴抓到你面前,還有你不要每次看到喜歡的東西就露出尾巴亂掃跟隻狗一樣,你不是帥氣無比的狼嗎?」
「我是狼犬啦!我媽咪是狼,我爹地是哈士奇!」盧翰文生氣的撇了撇嘴。
「好了,你們兩個注意音量,這裡人多不要這麼大聲。」

三人受邀來參加一場婚禮,現在正在機場大廳裡頭等人來接他們去飯店。

「小盧,要不要喝可樂?」
「要!」
剛剛還在鬥嘴的兩人很快就又玩鬧在一塊了,黃少天跟喻文州說去一下販賣機買飲料,問他有沒有要喝什麼,接著就勾著盧瀚文的肩膀說說笑笑的跑去找販賣機了。
「午安,前輩還有藍橋。」
「喻隊午安!」
「怎麼就你一個?」葉修揮個手以示問候,然後看了眼他喻文州身邊的三箱行李箱,「那兩個小鬼呢?」
藍河聞言皺著眉用手肘撞了一下葉修。
「去買飲料,等等就回來了。」
「那就等他們一下吧,」葉修聳肩,「對了,聽說黃少天覺醒了?」
「是的。」
「如何?」
「適應狀況不錯,多謝關心。」喻文州笑了笑,並不打算多做什麼解釋。

「阿!葉修,恭喜你啊要結婚了。」黃少天和盧瀚文拿著買好的可樂和礦泉水小跑步回到了喻文州身邊,「要好好對待人家阿,敢欺負他你就等著被我追砍到掉級!」
「呵,那也得你追的到我才行。」葉修嘲諷的笑著說道。
「小許是吧?葉修虧待你的話一定要來告訴我們喔!」
藍河楞了一會兒才趕緊回答:「喔、喔,好的,謝謝黃少。」
「好啦好啦,有話車上再說,站在這兒猛聊還不如趕緊去飯店休息吃飯。」葉修打斷了本來還想說些什麼的黃少天,率先摟著藍河的腰要走,順便示意大家該上車了。



评论
热度(15)

© 藍嶽拉灯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