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嶽拉灯王

灣家人,喜歡的東西爆炸多,專寫老梗文★
有個病就是喜歡挖坑,可是填坑困難。

「全職高手/喻黃喻」 吻我。-1

OOC注意,狂野情人paro
(日本的BL漫畫,又名 野性類戀人)

推薦還沒看過這部漫畫的人去看bbbbb

1.本篇與 <葉藍/貓科動物的戀情 > 的戀情有所關聯,不過大概也只會有一點點而已XD
2.喻黃喻、黃喻黃 皆可,嚴格來說喻黃較重,不接受者就請左轉吧><

3.後續不會那麼快貼上來,預計會收到本子裡,跟貓科動物的戀情一起出本(如果我有順利在CWT38前寫完XDDD)

白癡如我剛剛才發現標題沒改成正確的CP(笑炸
是說貓科那篇出本會有人想買嗎?(在這邊問有用嗎####

-------------------------------------


黃少天一直以為自己是個普通的人類,直到有一天他不小心生了一場有點嚴重的大感冒,等到他好不容易病好了而且被允許離開藍雨特約的醫院回到隊上以後,他發現他所看見的世界整個都不同了。

「隊長跟小盧呢?本少終於歸隊了他們卻不見人影還有沒有同隊愛?是說為什麼你們都要帶著猩猩的面具啊?喔還是說這是歡迎我歸隊特地舉辦的扮裝趴可是不是我在說啊你們選的面具也太噁了吧像到有點噁心!」

「隊長他們去經理那一趟等等就回來了,還有你在說什麼啊黃少,我們沒有戴面具喔!」徐景熙有點疑惑的走到了黃少天面前,「黃少,你擦了香水了嗎?怎麼感覺你身上有一股香味呢吱吱。」他就這麼站在黃少天身邊深吸了幾口氣,然後因為覺得味道實在是太好聞了,於是整個人都黏上了黃少天。

「我靠!徐景熙你幹嘛抱住我的手?!你快放開好嗎!我沒擦香水你是不是把我剛剛吃的糖果味當香水聞去了?還有你說話都有猴子叫聲當尾音了,你說你沒有戴猴子面具那就算了,還學什麼猴子叫!」

「真沒有啊吱,我們什麼都沒戴呀吱!黃少你是不是感冒還沒好全啊吱?」鄭軒也一臉茫然,雖然在黃少天眼裏只是一隻猴子臉全皺在一起,「話說景熙說的香味我也聞到了,好香。」


「啊!黃少回來了!歡迎回來!」盧翰文一踏入練習室並看見黃少天那熟悉的背影正背對著自己,於是他開心的撲抱上去。

「唷我回來了!小盧算你聰明沒有跟他們一起戴什麼猩猩還是猴子的面具,那面具太像真的了害我現在好像都能聞到猴子的騷味,」黃少天就這麼揹著盧翰文,繼續說道:「我說你們真的快拿掉別戴了好嗎我都覺的這訓練室的猴騷味越來越重了!」


除了盧翰文和黃少還有剛踏入訓練室的喻文州,其他的藍雨隊員都面面相覷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他們真的什麼面具都沒戴阿。


而盧翰文則是一臉驚訝的看向像在思考著些什麼的喻文州,接著他跳下了黃少天的背還拍了拍黃少天的手臂:「黃少,你看看我,你看到了什麼?」

「嗯?等等盧翰文你怎麼戴了狗耳朵和尾巴啊?哎唷還會抖動呢有點酷!」

黃少天才伸手想摸摸看,卻被喻文州給阻止,「少天,你和小盧現在去我的寢室一趟。」


***


「我想少天你大概就是所謂的隔代遺傳。」在稍微介紹完斑類的種類和階級區別之後,喻文州如此說道。

「總覺得不太舒服的感覺,這世界居然連人類都有不同種類?話說小盧是狗那隊長你是什麼?」

「我是狼犬!才不是普通的狗好嗎!」盧翰文抗議。

「少天,其實在斑類群裡隨意窺探他人原形是很不禮貌的,」雖然喻文州這麼說著,可臉上表情卻也還是一貫的溫煦,「既然你現在覺醒了,那麼你就得要趕緊學習關於斑類的相關規矩、知識和一些必要的技能,」喻文州從書架上拿出了一本厚厚的書籍遞給了黃少天,「首先這是關於所有斑類知識的介紹,你先在這週內看完它,」喻文州無視了黃少天的哀號,他繼續說道:「還有你得學學怎麼控制魂現,不然之後被人給……強上了那就糟糕了。」

「被人強上是什麼意思?這跟我變成斑類有什麼關係?」

「關係可大了!黃少你是隔代遺傳,隔代遺傳的人對於斑類或是普通人來說特別的有吸引力,確切原因我也不是很明白,但是你現在的確散發著很誘人的香味。」盧翰文眨了眨眼,面色不自覺的開始泛起潮紅,「嗚、隊長我先回去訓練室了,黃少的味道太重我現在覺得有點難受。」

「好,你先回去,我來處理。」

「等等等等什麼我的味道很重?就算我重感冒好幾天都精神不好,但還是我有洗澡的好嘛!」

盧翰文無視了黃少天的抗議趕緊離開了喻文州的寢室,離開前還不忘替喻隊反鎖房門。


「小盧說的味道不是指普通的味道,而是身為斑類都會有一些氣味,就類似你剛才在訓練室說的,普通人在你聞起來有點猴子的騷味,不過非斑類的氣味在你學好必要的能力後就不會聞到了,」喻文州翻開了剛才遞給黃少天的那本書,指著關於斑類基本介紹的第一篇文章,「實際上每個斑類都會有不同的味道,尤其以重種和隔代遺傳最為明顯。」

「那你們所說的味道聞多了是會有什麼影響嗎?」

「有,會特別容易讓人喜歡上你或是想跟你做那些能夠傳宗接代的事情,通常斑類的氣味在普通人來說是聞不到的,但你是隔代遺傳的斑類,你的氣味並不局限於斑類,猿人也就是非斑類的普通人,猿人也會受到你的氣味的影響;而隔代遺傳的人通常都會混到猿人也就是普通人的基因,猿人的繁殖能力較強,隔代遺傳的生育能力也就和猿人差不多,輕種的繁殖能力雖也不錯但依舊比不上猿人和隔代遺傳的斑類,」喻文州倒了兩杯水並且把一杯遞給了黃少天,「所以你不稍微控制一下你的魂現的話,你會一直散發氣味,很容易讓人想要侵犯你,然後你就會懷孕。」

黃少天難得的說不出任何話來,他瞪大了眼試著去理解著自家隊長所說的原因,「所以剛剛徐景熙和鄭軒也是?」

喻文州微微的點了下頭,「因為剛剛翰文撲抱住你,他的氣味有稍微蓋住了你的,所以還好沒什麼事,不過你的味道對還未成年的翰文來說太重了,他就算有控制自己的慾望但是聞久了也會受不了。」

黃少天沉默的看著手中緊握著的杯子和杯子裡的水,跟著又抬頭疑惑的問:「那、隊長,你就沒事?」

「沒事,這程度我還可以忍耐,」喻文州搖著頭微笑,「好了,得先教你怎麼控制你的魂現。」


评论(2)
热度(20)

© 藍嶽拉灯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