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嶽拉灯王

灣家人,喜歡的東西爆炸多,專寫老梗文★
有個病就是喜歡挖坑,可是填坑困難。

「全職高手/葉藍」盈月- 中

※OOC,吸血鬼PARO
吸血鬼葉修x小少爺藍河



下弦月 , 朔夜盈月 - 上 

這個paro越來越長了........
我明明是個專題狗卻還在這裡wwww




-----------------------


 腦袋還有些昏沉,但藍河還是勉強的讓自己睜開了眼睛,待意識全數回歸後他感到渾身劇烈酸疼和頭暈的厲害。

感覺痛苦的望著周遭是一片昏暗,靠著從破爛不堪的窗框所透進的依稀月光試圖看清自己所在何方。藍河試著動了動四肢卻發現自己的雙手雙腳都被人用麻繩給捆綁住了,這很明顯的是要限制他的行動;背後所靠坐著的木箱傳來了很重的木霉味,這兒大概是一個廢棄的倉庫吧,藍河心想。

身體本來就不是很好的藍河因為這骯髒的環境和方才他試著移動而開始漫天飄舞的灰塵開始咳個不停,情況非常不妙,不論是對於他的身體上還是心理上來說。


「大哥,你說抓了這個小孩真的會有用嗎?」有人打開了倉庫的門,跟著是兩名男子走了進來。

「人都抓了你才在猶豫?總之先想想接下來要怎麼幹吧!」

藍河緊閉著雙眼假裝自己還在昏迷當中,並強忍著喉嚨的不適不敢出聲。

「要脅迫城主開放那個封閉許久的關口用這孩子真的能行嗎?」

「不行也得行,人可是在我們手上呢。」

脅迫父親?這是抓我來當人質的意思?

「可關口也不是說開就開的吧?」

「說你笨呢,餵他吃點『那個』,每個月定期發作一下,城主想拿到緩解藥救他,就必定得開通啦!」

「這……不好吧?那個東西餵下去,萬一被當作是吸血鬼這孩子還活的成麼?」

「你這人還真是、說你笨還太看得起你了,愚蠢!跟你解釋這麼多也解釋不清,不跟你說了,浪費時間!」


男人說完便蹲到了藍河身旁,緊閉著眼睛的藍河偷偷地睜開了一隻眼睛看看對方的後續動作。

他從腰包裡拿出了一管裝著暗紅色的液體的玻璃長瓶,然後喊了另外一個人過來要他掰開藍河的嘴方便他投餵。


「這是什麼東西?!咳咳咳——」感覺的這東西不太好的藍河不再繼續裝昏,一直忍著不咳嗽的喉嚨因為開口說話而又開始發癢不適,他又開始狂咳不已。

「你醒啦?」男人A拔開了塞子後便伸手幫藍河拍了拍背順氣,待藍河咳得稍緩了,就又掐住了藍河的面頰強迫他張嘴,然後將那不明液體強灌了下去:「這東西是能夠治療你的喉嚨的東西,你就乖乖喝下去吧小少爺。」


「嗚——!」藍河扭著頸脖想躲開那不斷倒出液體至嘴裡的玻璃長瓶,可對方箝制著自己下顎的力氣實在太大,他根本無法躲避,只能無助的任由那噁心又濃稠的腥紅液體就這麼輕易的全數入腹,瓶子裡是一滴不剩。

「咳咳……」男人鬆開了對藍河的箝制,隨手把玻璃瓶給丟了開,碎玻璃的聲音蓋不過藍河越發激烈的咳嗽聲,甚至開始因喘不過氣而開始的激烈吸氣的行為。


原本只是發癢的喉嚨在液體入侵之後轉成了灼燒般的疼痛,想要用手來摀住自己的嘴卻無奈是被捆著無法動彈,藍河難受的綣曲著身體躺在土塵滿佈的地上想哀號卻只能發出沙啞不已的聲音。


「噫!大、大哥,喝那個會有這樣的反應是正常的嗎?」

「我哪知道!隨便他怎麼樣,你該去把信交給城主了!」

「喔……」



评论(1)
热度(24)

© 藍嶽拉灯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