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嶽拉灯王

灣家人,喜歡的東西爆炸多,專寫老梗文★
有個病就是喜歡挖坑,可是填坑困難。

「全職高手/葉藍」盈月 - 上

※OOC,吸血鬼PARO
吸血鬼葉修x小少爺藍河



 前篇< 朔夜>,我已自知腦洞無藥醫……

----------

 那夜之後,名為葉修、自稱為血族一員的男人三不五時就會跑來找藍河串門子。
藍河問過葉修,為什麼每次都在半夜時候才來,葉修笑著說:「我也是要工作的人啊。」


「為什麼你不再變成小東西的模樣了?」
「怎麼、你比較喜歡我那怪裡怪氣的模樣嗎?」懶散的躺在藍河的床上抓著自己的肚皮,葉修一副把這裡當作自己家的模樣,讓藍河覺得好氣又好笑。
「也不是說喜歡,只是覺得很特別,我以前住的地方沒見過,」藍河坐在桌子邊吃著水果,「那是你們的原形嗎?」
「是,也不是。」
「什麼意思?」
「那麼好奇幹麻呢?」
「你不想說就算了。」將手伸進了床邊擺著的水盆裡洗掉了果類的汁液,藍河才脫掉了鞋子和外套鑽進了被窩。

此時初夏,夜晚氣溫尚低,而藍河原本就偏低的體溫在鑽入了帶著些微涼意的被襦之後,又覺得更冷了。藍河皺著眉頭用棉被把自己包的更緊了些,但還是忍不住像抖篩子似的抖著身子。
「你會冷?」
「嗯......我的體溫......一直都偏低,連帶的身體也不太好。」依舊不停的抖著身子,藍河只能不斷的在棉被底下搓揉著自己的手腳,說話也斷斷續續的。

藍河看似無所謂的說著,但是眼裡流露的無奈葉修可沒漏看。

「可惜了我們血族的體溫對人類來說就好比冬天裡的石頭一樣寒,不然我......對了!」葉修像是想到了什麼,突地坐起了身子。
「怎麼了嗎?」藍河吞回了原本想吐嘈的話語,疑惑的看著葉修,而對方正愉快地看著自己還笑得一臉燦爛。

眨眼之間,葉修變成了兩人初識時、據說名為蝙蝠的生物模樣。

「葉修?」疑惑的看著小東西振起了翅膀接著飛到了自己頰邊病鑽進了被窩裡頭,「哎唷、你幹麻呀?」

稍微拉起了棉被,就見小東西窩在了藍河的胸膛上,眨巴著大眼看著藍河。

感覺得到胸口很溫暖。

「你這是想幫我取暖啊?」藍河笑著向變回了蝙蝠模樣的葉修說了句謝謝後,便安然睡去。

***


挑高的大廳裡,賓客們交談嘻笑,藍河難得精神不錯,便跟著父親同客人們交談並相互介紹認識。本來長相就清秀俊逸,而談吐又是溫和得體的藍河也因此獲得了多數貴婦與小姐們的青睞,結了婚的便想替他介紹人選、還沒結婚的便頻頻朝著藍河眨眼微笑或是不動聲色的黏在了藍河周圍找話題閒聊,多數女孩兒的心裡更是打著待會兒的交際舞得讓藍河邀請自己跳才行的念頭。

藍河硬是撐著笑臉,有禮地一一回應著明明是第一次見面卻對自己熱情不已的小姐們,直到開舞的音樂奏下,正想著用身體有些不適為理由婉拒邀舞,卻突然有位小姐撞的自己滿懷。
兩人同時跌坐在地,賓客們視線全落在了兩人身上,整個大廳靜得只剩下毫不知情的樂隊依舊盡責地演奏舞會序曲。


「我來救你了。」
女孩露出了甜美的笑容,調皮的用著氣音說出了此番話語,好似與藍河有熟悉已久的親密。
藍河滿腦袋的問號,卻還是秉著紳士禮儀扶起了女孩,本想躲開其實不太擅長的交際舞蹈,可此時眾人目光如刺,藍河也躲不了,只得向這女孩擺出了邀請共舞的姿勢。

***

隨著樂曲踏著前進、橫移、並腳三步......藍河跳的不太順暢,一來深怕會不小心踩到女孩的腳,二來是他這還是第一次上場。他皺著眉、盯著腳,腦袋李努力的回想著以往上課所殘存的記憶。

「你真如他描述的一樣,很可愛呢!」女孩的笑聲拉回了藍河的注意力。
「他?」
「對呀,他,葉修。」女孩愉快的踩著舞步,領著藍河隨著音樂轉著圈子、揚起了橙黃色的裙擺。


一曲舞畢,兩人互相敬了個禮,女孩自動地挽上了藍河的手臂,說了句跟我來,便拉著藍河離開了大廳中心向邊緣地帶的廊道走去。

不知詳情的小姐們看著兩人挽著手,好似看對了眼一樣地離開了舞池,全都一臉惋惜的嗑著雞腿,此起彼落的歎息聲宛如在哭訴著:這個金龜婿居然就這麼死會了。

***

「沐沐,下次別再這麼做了。」方走到了男人面前,女孩便被人給彈了下額頭,後者俏皮的吐了吐舌頭然後向藍河說了抱歉,沒摔疼吧?
「我才該向你道謝呢!」藍河搖了搖頭表示沒事,還向女孩敬了個紳士禮,「能否請問名字......?」
「蘇沐橙,喊我沐沐也行。」
「謝謝你,蘇小姐。」
「討厭,這樣叫我感覺很像我很老。」
「沐沐,」葉修無奈的揉了揉女孩的頭髮,「別欺負他了。」
「我才沒欺負他。」笑著朝葉修扮了個鬼臉,蘇沐橙說著有點兒餓了,便放著兩個男人獨處,自個兒跑去尋食物吃了。

***
「舞跳的不錯。」
「少來了,這是我第一次和舞蹈老師以外的人跳。」
葉修倚著牆,晃了晃手中的紅酒,笑而不語。
「你怎麼會來?」藍河還以為吸血鬼不太喜歡出現在這種人多的場合。
「沐沐說想見見你,只好陪她來了,」葉修將視線望向了大廳中央,蘇沐橙正在和一位不知名的美男子共舞,「不然我都快被她煩死了。」
「見我?」
「因為葉修常常跟我提起你呀!」蘇沐橙不知何時離開了舞池,突然出現在了葉修身邊,並親密的摟上了葉修的手臂,「你就和他形容的一樣,是個有趣的帥哥。」
藍河覺得有些不好意思,無奈的看了葉修一眼。

葉修正想說些什麼,便有一名僕人湊了過來說藍河的父親在找他。藍河和葉修與蘇沐橙說了句那我先跟他們去父親那兒,就急急忙忙地隨著人走了。

「葉修,那人……」
「嗯,我知道。」

评论
热度(32)

© 藍嶽拉灯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