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嶽拉灯王

灣家人,喜歡的東西爆炸多,專寫老梗文★
有個病就是喜歡挖坑,可是填坑困難。

「全職高手/周藍」 其不滿

注意

此為 

拉郎配,拉郎配,拉郎配
OOC,OOC,OOC

原本貼在子博,想想還是移回來好了XD
不然那邊就貼這麼一篇實在是占空間www

慎重的考慮後再看吧XDD

另推好親友的 [周藍] 腦洞小段子 #1
萌!
 


----------

周泽楷撑着伞走在路上,周围的人们也都撑着伞遮蔽那下的淅沥沥哗啦啦的雨,可眼前却有个看起来失魂落魄的男孩伞也没撑,雨衣也没穿的就这么蹲在路边任雨淋任风吹。


周泽楷走到男孩的身边,用伞的半边空间替男孩遮挡雨水。

「还好吗?」这是周泽楷思索了下该怎么让人感觉到关心又不会听不懂的问句。


男孩依旧头埋在手臂里,不理。无语,周泽楷拉起了男孩,把他带了回家。


把男孩带进了浴室,周泽楷就回去自己的房里翻出了干净的衣物,又走回浴室,结果男孩又是蹲在了浴室地板上,和刚刚在路边一样的姿势。

「洗澡。」周泽楷放好了干净的衣物后,蹲在男孩面前说道。

男孩依旧是不动如山的蹲在那里。

周泽楷皱眉,又说:「会着凉。」

男孩这才抬起头,红着眼眶,泪流满面,可是面无表情,眼神空洞。

叹了口气,周泽楷又说:「我在这,不走。」


男孩就这么看着周泽楷,终于开始脱下湿答答的衣物,进了淋浴间,任由热水花冲着自己。

-----------

蓝河睁开了眼,眼前是陌生的天花板,他转头,看见睡在自己身边的人,俊秀的五官,好像……有点眼熟。


而对方像是知道有人在看着自己,也慢慢的睁开了眼,茫然的和蓝河对视。

「早安。」方醒而有些哑的低沉嗓音让蓝河瞬间怔楞,接着弹起身子坐了起来。


沃糙为什么我会在周泽楷的床上?沃糙为什么我全身光溜溜的? !为什么身体有那么一点像是干过了什么事情一样的全身酸疼? !


周泽楷跟着慢慢的坐了起来,感觉像是还在开机中。


「呃、早,我们……」

「嗯?」

「呃、我……」蓝河结结巴巴的,犹豫着到底该怎么开口。

「你,一直哭,」周泽楷大概是开完机了,他看着蓝河一点尴尬:「我安慰你,你……」在蓝河眼里看起来像是有些窘迫的表情,让蓝河不用听完整也知道两人到底干了什么。

「够了可以不用说了我知道了!……我、我很抱歉!」

周泽楷皱眉,没说话,他伸出手抓住了蓝河捂者脸的手。

「没事?」

「我?我没事!」就算原本有事现在也不敢说有事了,老天!怎么会这样呢? !

「真的真的、我没事!」周泽楷笑了,然后点了点头,松开了手就下床去梳洗了。蓝河坐在床上看着只穿了一条松垮得运动裤,裸着上半身还有些许肌肉的周泽楷,心里草泥马狂奔着。



他印象停留在和那个人大吵争执过后闹着分手,然后自己冲出了屋子,外面开始下着雨,他蹲在路边自暴自弃......之后就都没啥印象了。所以说到底为什么醒来以后会在周泽楷的床上呢? !


老天阿这都什么个玩笑呢?







评论(6)
热度(31)

© 藍嶽拉灯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