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嶽拉灯王

灣家人,喜歡的東西爆炸多,專寫老梗文★
有個病就是喜歡挖坑,可是填坑困難。

「全職高手/葉藍」朔夜

※OOC,吸血鬼PARO
吸血鬼葉修x小少爺藍河

我.......對自己的腦洞......已經什麼都不想說惹_(:3」∠)_

覺得小夥伴大概很想砍我XDD
前面的一堆坑都沒填完就又挖坑,作死

這篇的時間是在下弦月之前(?),是葉修和藍河相遇的故事



----------------------

市集裡人聲鼎沸,而青年穿梭在人群裡頭,充滿了好奇心地睜著明亮透徹的圓眼看著攤販們不斷的向路人推銷著自家的商品。


因為父親被國主指派來擔任臨時的城主,所以藍河一家人都跟著暫時搬來了這座城鎮。藍河因身體很是虛弱,並不常隨意出家門。可藍河還是第一次離開自他出生後就一直待著的都城,而來之前又聽著曾經住過這裡的家教介紹了一些美景和美食,因此讓他無比的好奇這座城鎮。


所以,現下的藍河是偷溜出來的。


「哎、你聽說沒,最近好像又有人看到了吸血鬼了!」

「我聽說的是三街那間鞋屋的女兒被吸血鬼給引誘,還被咬著吸了血,差點死了呢!」

「哎唷、這真是太可怕了!」


正好奇的看著賣著飾品的攤販呢,藍河就聽見了站在攤子旁的婦人們七嘴八舌的討論著關於吸血鬼的事蹟,這讓頭一次聽見這名詞的藍河好奇的湊了過去。

「不好意思,各位姊姊,請問你們說的吸血鬼,是什麼人啊?」

「哎唷小伙子嘴巴真甜!」幾位婦人被這一口姊姊喊的心情愉悅,也不計較藍河明明不認識還跑來插話,樂得替藍河說詳細了這城鎮特有的傳說故事。


這座城鎮曾是吸血鬼一族在管理的,而吸血鬼的領導者是個很可怕的男人,傳說只要被他看上的食物,不管男女都會被他吸乾了血,見過他的人都沒人能活著,只要他一不開心就會滿天飛滿了他的手下怪物,一群有著像是由皮膚包住五根延長的手指的翅膀、尖耳、張口可見獠牙的怪物,而那群怪物會一邊嚎叫一邊將看上的人給抓去領導者上貢。


藍河皺著眉頭,聽完了其中一個婦人的講解,總覺得不太靠譜啊這個傳說。

「好像沒見過你呢,外地來的?」另外一位婦人看著青年頗順眼,便開始打探人家的隱私了,「姊姊有個小姨的妹妹的女兒很漂亮呢,想不想認識認識?」

「我的確是跟著家人前天才到這來的,也謝謝這位姊姊的好意了,我還有事,得趕緊回去了。」藍河禮貌的笑了笑,而這群婦人也不強留,便揮著手互相道再見了。


***


藍河偷偷摸摸的回了家,但偷溜出門的事情仍舊被母親給發現了,免不了挨了一頓罵,接著就被禁足給關在房間裡不准踏出半步。


於是本來要參加父親的就任晚宴的藍河,這晚只能窩在自己房間的陽台上望著那散著鵝黃色光暈的上弦月發呆度過。


正嗑著他白天在市集裡頭藏著回來了的餅乾胡思亂想著些什麼的時候,突然碰的一聲,有團黑色的、有著細絨毛的小東西飛著擦過了他的臉頰,然後就這麼墜落在他的腳邊。


他好奇的蹲了下去,這是他從來沒見過的生物。

望著小東西身子顫了幾下後掙扎著想飛卻動彈不得,翅膀長得就像是被一層薄薄的皮膚給包住的五根延長的手指、尖耳,還有張著口可見的獠牙——吸血鬼的手下怪物?!


藍河驚得跌坐在地,心想該不會吸血鬼的領導者就在這附近吧?於是他開始東張西望,看了半天也沒見著什麼,於是他又看向那隻不斷動著翅膀但是無法飛起、張著嘴卻沒聽見任何叫聲的怪物......感覺好像一點也不可怕啊?

於是便壯著膽子伸手把小東西給捧了起來,才發現原來小東西的翅膀破了個洞,此刻還滲著血,同情心一發作的藍河便好聲安撫的說別掙扎了我不害你的,你受傷了得治療治療,便帶著小東西回了房裡去了。


這還是藍河第一次替非人類上藥跟包紮,弄的手忙腳亂好不容易才包紮好。


揀了個抱枕要給小東西,可牠卻死都不肯躺下,一人一非人又無法對話交流,於是藍河無奈的捧著小東西在房裡跟巡迴似的走了一圈,讓牠選擇想待的地方;在經過一番混亂後,看著小東西安穩的倒掛在窗桿上一動不動的大概是睡著了,藍河才安心的鑽進了自己的被窩睡下,想著天亮前要趕緊把這小傢伙給藏起來,不然被發現就糟了。


***


恍惚之間,好像有人上了自己的床,藍河滿是睏意的睜開了眼,便看見一個有著尖耳、抿著嘴笑的有些嘲諷、眼下有著明顯烏青的男人撐著臉頰躺在自己身邊,還愉快的開口朝他說了一聲:「嗨!」


「哇啊!」藍河嚇得從被窩裡蹦了起來,「你你你你誰啊你?!不對、重點是、你怎麼進來的?!」


「嗯?是你自己帶我進你房間的,這麼快就忘了?」

「聽你胡說八道!我才沒......你!」本想反駁自己才沒帶男人進來的藍河,很快的就想起了他是沒帶男人進來,但倒是有帶了一個據說是怪物的小東西。


男人笑著坐起身子,收起了欠揍的嘴臉,用著特別真誠的語氣說:「謝謝你救了我。」


「你你你你、你到底是誰?」

「我嗎? 」男人很快的又恢復了那懶散的模樣,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我是吸血鬼?據說人類都是這麼稱呼我們的,但我們都稱自己為血族。」


藍河瞪大著眼,一時無法反應,「你就是吸血鬼?」

男人點了點頭。

「看起來一點都不可怕。」看著還有點慫呢!一點也沒有高尚大的感覺。

男人苦笑著,「不然你想像中的吸血鬼該怎麼樣?雄壯威武、還有著滿嘴尖牙?」

藍河啄米似的點著頭。

「我們才沒那麼兇殘好嗎?也沒像你們傳言中那樣會一次吸乾食物的血或是隨便咬人的。」

藍河一臉失望。

「嘿、你這人真奇怪。」葉修被藍河的反應給逗樂了,「一般人見著我們都嚇得要逃,你卻像發現新大陸一樣問這麼多問題。」

「都說了你看著一點都不可怕,果然現實跟傳言都不同。」

「難不成你還真希望被我咬啊?」

「這......我怕痛。」


「是男人就要會忍耐。」男人挑著眉,笑得一臉嘲諷。

「你!衝著你這句話,咬我啊!」偏偏藍河最受不起被人如此刺激,於是他心一橫、眼一閉就捲起了袖子朝著對方遞出手臂,結果卻只換來了對方的爆笑聲。

「你笑什麼!?」

「你、你這孩子真是——哈哈哈!」男人抱著肚子笑著說:「我還是第一次見到、自願給我吸血的人類呢!」

「有什麼好奇怪的?」藍河無言的看著男人。

「沒、不奇怪,倒是覺得你很可愛,」像是終於笑夠了,男人隨意的耙了耙自己那頭亂翹著的頭髮,「但是我不能這麼輕意的就吸你的血,會害到你。」


「為什麼?」


「因為我是第一代的血族,被我咬過的人會不老不死,變成旁代血族、人類眼中的怪物。」












评论(1)
热度(48)

© 藍嶽拉灯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