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嶽拉灯王

灣家人,喜歡的東西爆炸多,專寫老梗文★
有個病就是喜歡挖坑,可是填坑困難。

「全職/葉藍」下弦月


※OOC,吸血鬼PARO
吸血鬼葉修x小少爺藍河

哇啊啊,我本來只想打個段子就好的說XD
and
手機碼字根本自虐(>_>) !

會有這篇文是因為我昨天睡前塗了個鴨XD
結果塗完就被迫關機,於是半夜抓著手機克難的碼字.......><


–––

藍河有個困擾,就是每天晚上都會有一隻吸血鬼跑進他的房間找他聊天。

「葉神,你幹嘛又跑來我這啊?」
「唉、說的好像我沒事就往你這串門子似地,這不是帶了點心來給你嚐嚐的嘛?」不知道是第幾次從陽台出現的吸血鬼笑著晃了晃手中的紙袋。
「難道不是嘛?!你幾乎每天都來我這,我又不是吃飽沒事幹每天都陪你一起當夜行性動物!」
「居然對我說這種話,小藍啊、你真是好傷我的心啊!」
「你在繼續廢話下去,今晚就別想吃飯。」

「別啊!小藍,你怎麼能這麼狠心讓我餓肚子呢?」
「噓!」藍河急忙摀住葉修的嘴,小聲的罵道:「你這麼大聲是想讓我家的衛兵衝進來捉你啊!」
葉修笑了笑,然後握住了藍河的手腕:「他們抓不到我的,我是第一代。」
「是是是、所以你到底是還要不要吃飯啊?」
「當然要,」一把摟住藍河那以成年男子來說過於纖細的身子,葉修伸手解開了藍河的上衣繫繩,在咬上頸脖之前他惡質的在藍河耳邊用氣音說道:「不管看幾次都覺得你的身體很好看。」
「你、廢話少說不吃拉……呃啊!」未說出口的話語在葉修突然的開動之後,全都被迫轉變成容易令不知情者覺得人臉紅心跳的聲音。


昏暗的房間裡只剩下嘖嘖的吸吮聲和令人心醉的、藍河拼了命壓抑住的呻吟。不管兩人已經做了幾次這樣的餵食與被餵食的舉動,藍河總是無法理解為什麼每次被葉修咬,就會有一種刺激性的快感?明明自己是被咬的很疼的那一個。


是的,藍河是葉修的──食物。
在這個城鎮裡,吸血鬼是人人畏懼的存在,而葉修更是這城鎮的古老傳說中,最厲害、能力最可怕的吸血鬼;但是在真正的遇見並認識了葉修之後,至少在藍河眼裡,這個謠傳裡很是可怕的吸血鬼其實只是個頹廢無比的笨男人。


「謝謝招待。」終於吃飽喝足的葉修舔了舔方才在藍河脖子上咬出的兩個小洞,才一臉滿足的鬆開了摟抱著藍河的雙手。
藍河慣性的摸上了被葉修咬出來的地方,確認傷口在不太顯眼的地方,才慢吞吞的繫好衣帶。
「疼嗎?」
「還好,在還可以忍受的範圍。」
「真的?」
「嗯,真的。」本來就有點累的藍河忍不住打了個哈欠。
「好吧,你早點睡吧!」葉修轉身打開了陽台門,在踏上了陽台上的圍欄後,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而頓了下,跟著轉頭看向藍河,「我明天不能過來,所以不用等我了。」
「我才沒特地等你呢……你要去哪?」藍河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又好奇的問道。
「家族會議呢!不去不行。」
「喔……」
「好了、你快睡吧!走了。」語畢,葉修就轉身跳了下去。
「晚、安……」
還來不及說完的晚安,就這麼消逝在空氣之中。
歎了口氣,藍河望了眼高掛在夜空中的下弦月,便將敞開的陽台門輕輕的關閤而上。




评论
热度(42)

© 藍嶽拉灯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