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嶽拉灯王

灣家人,喜歡的東西爆炸多,專寫老梗文★
有個病就是喜歡挖坑,可是填坑困難。

「全職高手/葉藍」 貓科動物的戀情 - 04

OOC注意,狂野情人paro
(日本的BL漫畫,又名 野性類戀人)

推薦還沒看過這部漫畫的人去看bbbbb


00 、 01、  02 03


這篇字數比前面多了XDDD
因為覺得本來要斷的地方不太好抓,就又在加了一段才UP(?

---------------------------------------


隔天早上,葉修是被酒店房間的內線電話給叫醒的,櫃台告知他半小時後就是退房時間,於是接完櫃台人員的通知,葉修便乾脆的下了床、走進了浴室梳洗。一邊刷著牙,他一邊想回想昨晚的一切,但不管怎麼回憶,最後的印象就是硬生生的停在了許博遠那一臉擔憂的表情,之後的事情他全沒印象。


好不容易回到了家,才打開大門,葉秋就抓著葉修問了一大堆問題,「昨天怎麼樣沒被認出來吧?」

「大概是沒有,因為我沒多久就醉死了。」

「什麼?!你怎麼會去碰酒精飲料?」葉秋皺眉,兩兄弟明明都知道自己的酒量沒多好。

「不小心喝到調酒了。」把跟葉秋借的整套西裝跟襯衫都丟進了洗衣籃裡頭,葉修脫得只剩一條四角褲在自個兒的房間裡邊走動邊回應弟弟的問題。

「難怪你現在才回來,這麼說來你夜宿酒店了?」

「是啊。」這時,葉秋的手機又滴鈴滴鈴滴鈴的響了起來,只見葉秋抓起了手機開始滑起訊息,臉色越來越奇怪。

「混帳哥哥,你昨晚一定是對人家幹了什麼吧?!」

「嗯?小藍傳訊息給你了?」接過葉秋遞過來的手機,葉修稍微看了下,「其實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也不記得了。」

「你一定對他幹了什麼好事!沒想到你這麼禽獸!」

「你這孩子怎麼這麼說話呢?」葉修無奈的看向自家弟弟,那鄙視的眼神讓葉修覺得有那麼一丁點的受傷,「我還真的不記得我有做什麼,我只記得我睡死了。」葉修將手機還給葉秋。


葉秋又在看了一次許博遠傳來的訊息,內容大致上就是為昨晚不告而別道歉,但那也是因為自己著實受到了不小的驚嚇才會讓他自己在酒店過夜而自己先行離開。

但是整個訊息看下來,在葉秋的解讀來說,兩人一定有發生什麼事情,不然小許怎麼會傳來這感覺有些怨懟的訊息?

「總之,要是因為這樣害我失去一個朋友,你就得負起責任!」葉秋又將手機拋給了葉修,「你得負責解決。」

「......好吧。」

「我得去公司了,你加油!」葉秋揮了揮手就離開了葉修房間。



於是葉修就這麼開始研究起手機的使用方式,畢竟他原本就是個連個智障型手機都沒用過的半原始人。大致上摸會了如何打字和使用方式之後,葉修很快的發出了回覆的訊息。


"昨晚謝謝你。"

"......不客氣。"

"為了表示謝意,出來吃個飯吧?"

"呃、沒關係,其實不用這麼麻煩。"

"話說小藍啊,我倆談話不用這麼拘謹,都認識多久了。"

"......果然是你啊,葉神。"

"其實是有些誤會的,跟你在餐會上認識的是我弟弟,沒騙你。"

"所以?"
"看來你是不太相信,所以說一起見個面、吃個飯我們好好談談吧!"

"沒必要吧?"

"有必要,如果不解決這事兒我那個弟弟可能就要把我趕出家門了......"

"......"

"地點跟時間晚點在跟你說,不見不散~"


於是現在許博遠才會坐在這咖啡館裡頭,深深地為自己嘆了口氣,他有些緊張的用手指敲擊的桌面,看著店外的行人來來去去,一邊思考著為甚麼自己要這麼聽話的來赴約呢?

「抱歉抱歉,你等很久了嗎?」就在許博遠還沈浸在自我吐嘈的世界裡時,穿著著筆挺西裝的男人坐到了他的對面,接著稍微拉鬆了打的完美的領帶,「我直接從公司過來,這時間路上容易堵車所以稍微慢了些。」

「沒事,你工作辛苦了,我......」許博遠話才說到一半,結果又有一名與方才入座的男人長相一模一樣的男人一邊打著招呼一邊走了過來。

「唷、你們都到啦!」他拍了拍葉秋的肩膀讓葉秋坐進去一些才坐了下來。

「你怎麼現在才來?家裏離這裡又不遠。」

「不小心在出門前跑了趟廁所,這裡能不能吸菸?」

「不行,唉、小許你還好嗎?」葉秋嫌惡的推了推葉修,接著轉去關心感覺有些傻愣得許博遠。

「還......行吧......」其實一下子看見兩個葉修在自己面前藍河覺得自己有點暈了,可是兩人其實還是可以分出來是不同人的,譬如說:葉修的穿著很休閒、下巴有些青色的鬍渣讓他整個人看起來很是頹廢,而弟弟則是精神奕奕、穿著著筆挺西裝,一副精英上班族的樣子。

「嗨,如之前同你說的,這是我弟弟葉秋,」葉修比了比身旁的葉秋,「因為一些原因所以我以前用的是我弟的名字,對了、這樣算下來,你可是整個圈子裡頭,第四個看過我弟弟的人囉。」

「啊?」藍河整個人慢了好幾拍才有所反應。

「看樣子打擊不小啊。」葉修把玩著手上不能點燃的菸支,趣味盎然的看著許博遠。

「抱歉,我不是故意要隱瞞你我是他弟弟的,只是不知道原來你們本來就認識,所以才沒說。」葉秋雙手合十的向許博遠道歉。

「呃、不,沒關係啦,我大概可以理解你的難處,」終於回過神的許博遠趕緊解釋,「畢竟葉修大神在榮耀圈裡頭來說太有名了。」

「不敢當,我只是懂得的技術比別人多了一些、好一些而已。」

「混帳哥哥/大神你要點臉好嗎?」葉秋和許博遠忍不住要鄙視一下這個男人。
怎麼覺得自己這趟出來的目的其實是被放置來著?葉修無奈的看著兩人因為特別有默契的同聲開口噴了葉修一句,便開始說說笑笑談起天來了,而自己則是完全被晾在一邊,但是他也不特意去插入兩人的對話,只是默默的在他們身旁陪著而已。




「所以說上禮拜去餐會的不是我而是他,抱歉。」葉秋滿臉歉意,「聽我哥說它那天喝醉了,是你送他進房間的?」

「是阿,總不能放他一個人醉倒在人家的餐廳裡。」藍河拿起了他的紅茶拿鐵喝了一口。

「應該沒發生什麼事吧?畢竟你碰上了一個喝下酒精飲料就醉了的醉漢。」聞言藍河差一點就將口中的液體給噴了出來,因為腦袋裡瞬間閃過的就是他被醉倒了又半裸著身子的葉修給強摟上床的畫面。

「咳、咳咳——沒、沒有......什麼事都沒有......」有些嗆到的許博遠難受的停不下咳嗽。

「就跟你說我什麼都沒做了吧!小藍你沒事吧?」葉修抽了幾張衛生紙塞給許博遠,「我如果真的做了什麼大不了我就娶人回家。」

「混帳哥哥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娶小許回家的話我該怎麼辦?」

「咳咳、咳咳咳——!」



拜託你們兩個行行好,別再亂說話了好嗎?!店裡的人都在看了啊!藍河在心底欲哭無淚的想著。



评论(8)
热度(46)

© 藍嶽拉灯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