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嶽拉灯王

灣家人,喜歡的東西爆炸多,專寫老梗文★
有個病就是喜歡挖坑,可是填坑困難。

「全職高手/葉藍」貓科動物的戀情 - 00


因為剛看完了狂野情人這部漫畫而大開腦洞的PARO


OOC注意,狂野情人paro
(又名 野性類戀人)

阿阿阿我明明昨天才說要把坑填完的結果又開_(:3」∠)_

推薦還沒看過這部漫畫的人去看bbbbb

----------------------------------


藍河被自家奶奶給推進了這場實際意圖上是相親,卻對外供稱只是方便大家交朋友而舉辦的餐宴之中,儘管他百般不願,但是奶奶的威嚴他抵抗不了,只得乖乖的被換上了正式的西裝,還戴上了遮了半臉的面具。


藍河的奶奶是重種,但他卻是輕種貓又,因為母親只是普通的人類,而他能生為輕種已算不易。雖然藍河也是班類之一,但是藍河竭盡了自己所能不讓工作的夥伴們知道自己是貓又......因為覺得自己一個大男人卻是隻貓而感到羞恥。


小時後的他常常受到驚嚇而魂現,因此常常受到親戚家孩子的取笑,久而久之就變得很是害怕讓家人以外的人知道自己的原形,也因此練就了在外人面前異常厲害得處變不驚的偽裝表情,但其實常常都是在心底波瀾不已。


「你好。」

「你好......」才踏入這個莫名其妙的餐宴沒多久,就有個陌生男子站定到藍河的身邊開口攀談。

藍河覺得自家戰隊的鄭軒大大常掛在口邊的口頭禪在此刻來說真是貼切:壓力山大!

「抱歉,嚇到你了嗎?」來人溫和的、帶著歉意的口吻,反而讓原本很緊張的藍河感到不好意思。

「呃、不,不是你的問題,我只是......不擅長這種交際活動。」

「嗯,看得出來,」男人從經過兩人的侍者手上的托盤裡要了兩杯香檳,遞了一杯給藍河:「嗯,其實剛剛、不小心、一瞬間看到你的魂元了。」遮著上半邊臉的男人笑著飲了一口手中的飲料。


「......」不得不說這男人其實笑得很好看,還有點眼熟,但是比起對方的外表好不好看藍河更懊悔的是自己怎麼會因為被迫參加這場意義不明的宴會所帶來的驚嚇,從而不小心讓人看見自己的魂元呢?

「別擔心,我不會取笑你,」男人將喝完的杯子還給了路過的侍者手中,然後朝藍河行了個紳士禮,「因為我也是貓又。」

「咦......」



在那之後,藍河和他交換了手機號碼和QQ號,但是因為對方堅持不肯告訴他真名,只肯讓藍河用Fall來代稱,藍河也就沒強迫他了,總之他因此能夠對自家奶奶有個交代,至少在參加這場宴會結束後不是空手而歸。


但是他萬萬沒想到後來會發生那一連串讓他後悔莫及在餐會上認識Fall的遭遇。













评论(8)
热度(67)

© 藍嶽拉灯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