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嶽拉灯王

灣家人,喜歡的東西爆炸多,專寫老梗文★
有個病就是喜歡挖坑,可是填坑困難。

[全職高手/葉藍] Machine Lovers -7

OOC, OOC, OOC 重點說6次,不喜歡請右轉^^ 

性格ooc、背景ooc、作者也ooc(what?

久違的更新了.

可能...手中的這幾篇填完就...不會在...了吧...


123456


------------------------------------------

這天有人按響了葉修家的門鈴,而藍河正巧去了超市不在,於是葉修只好自己去應門,站在門外的是個陌生的男人。

「請問你是哪位?」葉修問。

「你好敝姓柳,柳紹,藍河的同事,請問藍河在嗎?」來人很是禮貌地揚著嘴角朝他笑著,可葉修總有種感覺這人有問題,要他說卻說不出來哪裡怪,只能在心底記著得提醒藍河小心。


「他不在這。」沒說謊,現在的確不在這。

「那甚麼時候會回來呢?」柳紹依舊是揚著笑臉。

「你找他有甚麼事情嗎?」葉修拿出了菸,點燃了便抽了起來,也沒管對方是否討厭菸味。

「他被迫離開了公司,是我幫他脫離危險的,想說現在風頭稍微過去了一點點,於是來關心一下他過的好不好。」


「啊、柳紹!」還在走廊另一頭的藍河才走上這樓便看見了熟悉的友人站在那兒,他有些激動地大喊了出聲。

「嘿!藍河、太好了還好你沒事!」柳紹無視了正想說話的葉修直接向著藍河跑了過去。

藍河滔滔不絕地說著話,柳紹也跟著窩在廚房裡一邊聊天一邊幫著煮著晚餐,葉修難得的沒有去開著電腦顧自的打遊戲,而是坐在餐桌邊菸抽著一根接著一根,放在手邊的菸灰缸也疊上越來越多的菸屁股。


「葉修、幫忙拿一下碗筷吧!」葉修起身去拿了碗筷,擺好後又坐回了位子上,看著藍河把菜和湯端上桌,又看著藍河走回廚房裡。

「好了好了,吃飯吧!」脫下了圍裙,藍河這才拉著柳紹一同坐在了葉修的對面,葉修依舊面無表情的抽著菸。

「葉修,把菸熄掉專心吃飯。」葉修聽話的熄掉了菸,拿起了筷子和碗吃起了飯,聽著兩人的對話,配飯。

「你現在身體有沒有覺得哪裡不舒服?」葉修夾了一塊燉肉咬下,肉很軟嫩,可他也就吃出軟嫩的口感,味道方面根本沒去在意。

「沒有哪裡不舒服耶,我一直都很健康你又不是不知道,從小到大沒生過幾次病!」

「那……有沒有覺得其他不一樣的地方?像是手腳的感覺之類的…」

「他不是都說他很健康嗎?」葉修皺眉忍不住插了句話,還是覺得這人非常奇怪。

「呃…我關心一下、就只是關心一下!沒別的意思!抱歉阿、藍河。」柳紹堆著笑臉滿臉歉意。

「沒事沒事!我知道你關心我嘛!」藍河搖了搖頭,然後在餐桌底下用腳踢了一下葉修。葉修轉頭看藍河,臉皺成一團,表示自己很無辜。

藍河撇了一眼葉修,又轉回視線去招呼柳紹:「吃飯、吃飯!」



吃完飯後,柳紹幫著藍河收完餐桌還洗了碗,接著便表示還有事得先離開了,藍河對他說有空在來玩,柳紹笑著說好,葉修窩在沙發上抽著菸心裡想著這裡其實不是我家了嗎?這種有些幼稚又無理取鬧的話當然是不可能說出口。


「葉先生,謝謝你照顧藍河,麻煩你了。」葉修沒說話,全身都被沙發椅背擋著,從門口方向只能看見半顆頭和葉修舉起的手揮了揮。

「他意思是應該的,我還是送你到樓下吧?」藍河隨便幫葉修翻譯了意思,葉修也沒反駁,藍河站在門口猶豫的和穿好鞋走出門外的柳紹提議。


「沒關係啦,幾層樓而已,就這樣啦,再見。」柳紹揮了揮手就轉身走了。「恩,好吧,再見。」

「我覺得吧,柳紹這個人得要小心點。」才關上門就聽見葉修這麼說,藍河愣了愣,皺眉,接著快步走向沙發。

「你到底怎麼啦?對他的敵意這麼重。」

「沒怎麼,就是覺得不太好,直覺。」葉修聳了聳肩,接著站起身就走回了自己的房裡走到一半頓了下腳步後說:「對了,明天沐沐會過來我這住個幾天,他來了你打個招呼一下就好,這兒他住過,熟得很,不用再特別招待他什麼。


「呃.....好。」沐沐?聽起來是個女孩子的名字。


「阿、差點忘了要跟你說,」葉修在關上房門前又探出頭來,「這兩天你的房間得讓給沐沐睡了,你就跟我擠一下吧!」說完就窩回了自己房間去玩電腦去了,獨留藍河傻站在客廳裡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评论(3)
热度(19)

© 藍嶽拉灯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