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嶽拉灯王

灣家人,喜歡的東西爆炸多,專寫老梗文★
有個病就是喜歡挖坑,可是填坑困難。

「全職高手/葉藍」逃 - 3,警察PARO

OOC, OOC, OOC
非警職人員,文章自我流設定居多注意,不喜勿入!

好久不見,好久沒更啦><
低潮了一大段時間,最後想開了就覺得,喜歡我筆下文章的人,我由衷感謝,不是那麼能接受的也要謝謝。
總之,我只是想把腦洞分享出來,自爽也沒啥不好XD

複習一下前面故事^^
「全職高手/葉藍」逃 - 1 ,警察PARO
「全職高手/葉藍」逃 - 2 ,警察PARO

-----------


「一串紅心,這間賓館裡頭提供了援交介紹的服務,確切來說,是這間賓館根本就是援交機構的據點,用著賓館的名義來開業而已,而其背後的組織在賓館裡頭還設置了個交易所,等於是用了雙重的遮蔽保護。」
叼著根菸,葉修依舊是口齒清晰的解說著,這讓許博遠非常好奇會不會他說到一半,菸就會因為沒叼好,直墜到葉修的褲檔上?

想當然爾,這種蠢事是不可能在葉修這老菸槍身上發生的。

「一直盯著我做什麼?又愛上我了?」葉修稍稍撇了眼許博遠,又繼續看著路開著車,一手拿下了燃燒了一大節的菸,將菸灰給抖進了煙灰缸裡頭。
「誰看你了,我在看窗外的店家。」故做冷靜的回答,趕緊收回了視線的許博遠聞言,便欲蓋彌彰的將視線轉向另一邊去。
葉修也就識相的沒在多說些什麼,專注的駕駛著車子。


莫名其妙的有種被識破的感覺讓許博遠感到無比羞恥與煩躁,其實兩人早就斷的一乾二淨,那段感情在分手後也早該看開覺得無所謂才是,何況現在這個人只是自己的前輩和上司,而自己只是他的下屬而已。
可還是會忍不住將視線定焦在這個男人身上。



**

兩人假裝是來消費的客人,方踏進大廳,葉修便熟絡的和櫃檯的大嬸聊起天來了,許博遠靜靜的站在一邊聽著兩人的對話。

「大姊,我又來啦!」
「嘿、阿業你來啦!好像有一段時間沒看到你囉?怎麼又瘦啦!」櫃檯的大嬸笑著捏了捏整個人靠在櫃臺上的葉修的臉頰肉,「有沒有好好吃飯啊?每次見你都會瘦這麼一大圈!」大嬸先進誇張的筆劃著手腳,一邊和葉修噓寒問暖。

「林姐,你太誇張啦!哪有瘦那麼多?我有在吃飯。」任由那個大嬸在自己臉上揉來捏去,葉修撐著一張在許博遠眼裡像是另一個人一樣的笑容應答著對方,「林姐,老樣子,不過這次來兩個吧!我帶了新朋友。」
「嗯?哎唷、看起來很年輕阿!第一次來著?小處男呢!」大嬸探了探頭望向許博遠,那笑容在後者眼裡莫名的看起來很是猥瑣。

「呵呵,這我就不清楚了。」
許博遠依舊是靜靜的站在一邊。
「他看起來好像心情很不好呢?要好好照顧人家阿!」
「我會的。」葉修接過了兩張房卡,笑容燦爛。


兩人離開了大廳上了樓,在葉修的帶路之下兩人鑽進了一間大概是倉庫的小房間,裡頭塞了好多套全新的員工制服,葉修丟了一套給藍河要他換上以防萬一,一邊換上制服還一邊小聲的說道:「隔壁間就是交易所,線報指出今天有個會議,這間倉庫恰巧有個氣口,可以監聽順帶錄音。」接著塞了個迷你的錄音器進了那個氣口。
「瞭解。」


沒多久隔壁的交易所便開始有了交談聲和門板開開關關的聲響,會議開始了。

**

有些狹小的倉庫擠著兩個男人著實有些難受,在加上空氣不太流通,沒多久兩人就悶的滿頭汗,但是尚在可忍耐的範圍裡。

頭上的燈一閃一滅的,聽著隔壁無趣的談話內容,雖然不斷的在心底告誡自己現在在任務中,可許博遠還是忍不住開始心猿意馬,不自覺得又將視線瞄向了擠在身旁的葉修。
葉修一臉百般無聊的表情載著單邊耳機監聽著隔壁會議內容,汗水沿著額角滑落至下顎,最後因為地心引力墜落地面,接著像是察覺到了臨時搭檔的視線,葉修也望向了許博遠,接著挑了下眉像是在問著對方怎麼了。
許博遠像在發呆似的,對於葉修的挑眉毫無反應,兩人就這麼互望著。
葉修就這麼吻了下去。
「次奧!」
許博遠趕緊捂住了自己的嘴,滿臉驚慌的望著罪魁禍首。
而葉修只是迅速的收好錄音器然後一把將許博遠拉進懷裡、一氣呵成的扒開了後者的上衣和扣子、扯開了捂著嘴的手,說了一句:「抱歉了。」跟著便吻上了許博遠微張著的雙唇、微涼又帶著厚繭的手掌探進了上衣裡頭,扶上了早已嚇的僵硬的腰枝。

兩人都聽見有人走到了這間倉庫的門外,許博遠蹙緊了眉頭,葉修貼著前者的唇說:「配合點演一下,腳勾上我的腰、快。」
許博遠聽話的將雙腳攀上了葉修的腰、雙手摟上了葉修的頸脖,葉修伸手托住了他的臀瓣。
「媽的!」打開了倉庫門的小囉嘍,看見了兩人宛如性. 愛中的姿勢,一甩手又將門給關了,接著罵了出來,「兩個基佬翹班的在裡頭幹.砲!」
「喔?那你關門幹啥?」
「次奧!不然你要看他們互捅阿?!」
「管他們是在幹.砲還是在互捅,抓出來!老大說的。」
「媽的!噁心死了!你自己進去!」

兩個囉嘍還沒吵完,倉庫裡頭的兩人就已經開了門鑽了出來。
「哇喔。」葉修發出了意義不明的感嘆句。
許博遠不敢抬頭的緊捉著上衣領口。
兩人繼續演著戲。
「媽的,你倆上班不上班躲在這互幹做什麼?」小囉嘍A滿臉嫌惡的罵道。
「抱歉抱歉、吵到你們啦?我們熱戀期嘛!通融一下?」葉修擺出了自覺燦爛的笑容,但是在倆個單身漢眼裡噁心的要命。
「快滾,回自己崗位去!要幹下班在幹!」囉嘍B揮了揮手,示意兩人離開。
「好的好的,謝謝兩位大哥。」葉修對著兩位點頭哈腰一番才捉起許博遠的手趕緊離開。





评论(2)
热度(14)

© 藍嶽拉灯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