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嶽拉灯王

灣家人,喜歡的東西爆炸多,專寫老梗文★
有個病就是喜歡挖坑,可是填坑困難。

「全職高手/葉藍」逃 - 2 ,警察PARO

OOC腦洞有,私設一大堆,不喜者右轉直走^^

首先,這邊不是專業警職人員,只有稍微咕狗一下,對階級不太熟,簡單分三位:警督、警司、警員(高至低)
在細分不多說了,麻煩(欸#

查了下發現其實刑事部再下去會 細分好幾個單位,而葉修他們這組大致上是走私、地下錢莊......的查緝,看了下國內的職務分配,照理說出勤攻打(?)應該是特勤組的工作吧大概是(超不確定),不過我懶惰就直接也分配給他們去做了啊哈哈哈,大家看看就好、看看就好。

反正都是OOC嘛wwwww
想那麼多幹嘛,看的開心就好是不是!




-------------------------------------------


2.


「咦,你們認識?」陳果好奇的看了看許博遠,他面無表情的站在原地,又在轉頭看看葉修則是一臉疲倦的打著哈欠。

「認識,我們念同間警察學校。」

「原來如此,既然認識就好啦!以後要多多關照你的學弟聽到沒?」陳果拍了拍葉修的肩膀,「小許有問題就問葉修吧,他沒照顧你的話跟我說我罩你!」

「呃、好......」許博遠感覺很為難的應了,聽起來口氣是有那麼些勉強,但是既然上司都這麼說了,不先給個回應也不好,但是真有問題的時候他絕對是死都不想去麻煩葉修的!

「哎呀呀。」蘇沐橙覺得自己大概看出了些什麼,但她沒有馬上就問,下班了再問葉修吧她這麼想著。


「我盡量囉。」

「盡量?是絕對好嗎!算了算了懶得跟你吵,總之從今天開始小許就是我們這個大家庭的一員了,大家多多互相關照聽到沒有?」

「是的/好的/瞭解,副局長!」




「小許,關於這個案子......」喬一帆抓著剛從外面回辦公室的許博遠,就地站著便開始討論起最近處理中的案子的蒐證線索。



自許博遠正式上班已經一個多月了,各方面來說都很順利,他也被分配到了幾個案件的協助工作,同事們雖然平時的互動是頗讓人無法理解的胡鬧,但是面對工作是一個比一個還要認真且執行力超高、辦案效率也快的驚人,經過他們這組手裡的案件基本上都不用太久就可以解決。



最令人慶幸的是出勤不是跟『那個人搭檔』,這讓這許博遠感到安心,雖然和包子搭檔常常會搞不懂他的思考線路,但虧得他的配合能力和觀察能力不低才得以配合包子的行動完成任務。


於公事上難免還是得有互動,許博遠不斷的告訴自己:工作時間交談是難免,公事公辦,過往的事情就不要帶入工作上!他調適的很好,而葉修也像是個沒事人一樣待他如其他人一樣,可是對他的稱呼還是時常讓他的胃感到揪疼。



為什麼還要叫我小藍呢?明明就是他先拋下他的。




許博遠曾在某天,因為終於受不了葉修在工作場合上不斷的喊他小藍小藍喊得整棟警局的同僚不知道的都以為他姓藍,於是那天在下班後追上葉修。他敲了敲葉修的車窗,葉修將副座的窗戶拉了下來,「可以別再那樣叫我了嗎?我們現在只是普通的上下屬。」藍河皺著眉頭要求道。


「習慣了改不了,不過是個稱呼還這麼在意,難不成你還在懷念舊情嗎?」

葉修叼著菸,那表情在現在的許博遠眼裡看起來是無比嘲諷。


藍河深深吸了口氣後回答:「並沒有,只是希望你改口而已,畢竟那只是個暱稱,工作時候這樣喊我不太妥當。」

「這樣啊,」對著煙灰缸彈了彈只剩半根的菸,又叼回口中,「要不要載你一程?」

藍河忍住沒有翻下白眼,而是正經的口氣說了句:「謝謝組長的好意我心領了,祝您路上平安。」接著調整了下自己的背包帶子,轉身就走然後騎上他的單車離開。


被留在原地的葉修露出了無奈的苦笑,才踩下油門駛離警局的停車場。



「那個誰,有空跟我一起出趟勤?唐柔今天臨時請了假。」

「哎、我也想幫你,可我還有報告沒打完呢。」蘇沐橙看了下手中一大疊的資料。

「我也不行......等會有個會議要參加。」剛裝完杯水坐回位置的喬一帆搖了搖頭。

「老大老大我跟你去!」包子一把推開了堆在他面前的報告書、丟下了手中的筆開心的站起身,正要跑向站在門口的葉修就被蘇沐橙給扯了回來,「站住!包子,你的報告書還有一堆沒寫完呢!」

「回來在寫就好啦!相信我,到時候我會很快的就可以解決這堆無趣的紙張的!」

「不行,你從上上個月就欠到現在的報告書都還沒交,都快讓羅輯哭出來了,今天必須趕快寫完!」蘇沐橙壓著包子的肩膀把人安在座位上,然後抬頭對著坐在包子旁邊埋著頭翻著資料一副我死也不要跟葉修出勤的許博遠說:「小許,就拜託你去了?我們真的都無法抽身。」

「......好,我知道了。」終究是逃不過命運,認命的抬起頭,許博遠慢吞吞的站起身,拿好了該帶的東西、靠好椅子,這才拖著沈重的腳步走向葉修。「別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上班時間呢,有點精神啊年輕人。」葉修叼著跟棒棒糖,站姿歪七扭八的頗讓人無法信服。

「你走不走啊?不走我回去幫沐姊整理報告。」

「走呢,跟上啊!」葉修一邊說話,嘴裡的棒棒糖也跟著喀哩喀哩的發出聲響。



「先換上這些衣服。」方坐上外貌非警車而是路上隨處可見的小型汽車,葉修就伸手從後座抓了一個提袋然後丟給了剛關好車門坐上副駕駛座的許博遠。

「啊?」許博遠打開了袋子,拉出了一件T恤,黑色的,上面印著一朵大玫瑰,還是有收腰的那種,「靠、這是女版T,我怎麼可能穿的下?!」


「嗯?」葉修三兩下套上了一件黑白格紋的襯衫,看了下許博遠手中的衣服,「拿錯袋了,那是唐柔的,不過你看著肩寬也不大,說不定還是穿的下的吧?」於是他又伸手去後座翻了翻才拿出另一袋,「喏,這個總行了吧!」


「那件怎麼可能穿的下啊!」雖然他看起來骨架很小,可好歹也是得穿男M的尺寸,許博遠憤憤的換上了素色的白T跟牛仔褲,接著脫下皮鞋換上了袋子裡的球鞋,還好鞋子尺寸雖大了一號,但鞋帶綁緊一點還是可行的,這樣白T牛仔褲一穿上去,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是就學中的大學生。


而葉修穿著吊嘎搭上黑白格襯衫扣子也不扣,看起來就是個不務正業整天溜達的無業男子。




「請問組長,現在要去哪兒呢?」

「知道西街那案子吧,去調查某個援交機構背後的地下錢莊。」


不知道何時把棒棒糖吃完的葉修,點燃了叼上嘴的菸,接著切換了下檔,踩下油門噗的載著臨時搭檔出勤務去。





TBC.



评论(2)
热度(19)

© 藍嶽拉灯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