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嶽拉灯王

灣家人,喜歡的東西爆炸多,專寫老梗文★
有個病就是喜歡挖坑,可是填坑困難。

「全職高手/葉藍」逃 - 1 ,警察PARO

OOC腦洞有,私設一大堆,不喜者右轉直走^^

首先,這邊不是專業警職人員,只有稍微咕狗一下,對階級不太熟,簡單分三位:警督、警司、警員(高至低)
在細分不多說了,麻煩(欸#

就不分是哪個國家的警察了,隨便啦反正都是OOC嘛wwwww
想那麼多幹嘛,看的開心就好是不是!


唉我又開坑,前面三坑還怎麼辦啊哈哈哈哈....................


(´・ω・`).....


-------------------------------


“小藍,我們分手吧。” 看不清面孔的男人雖然緊緊的抱著自己,而他們相貼著的體溫雖然炙熱,但這句話卻讓他的心靈感到一片冰冷凍寒。


滴滴滴滴——
許博遠驚醒,楞楞地望著因為受陽光照射而可輕易以肉眼望見的灰塵在空中載浮載沉,窗外鳥語花香,夏蟬的叫聲不絕於耳,接著才伸手按掉了還在拼命哀號的鬧鐘。
又夢見了那個人,許博遠也不想三不五時就想起那人,可夢境總是難以控制的像在和他作對一樣,明明那些曾經,都已經不知道是幾年前的事情了。

坐起身子,許博遠拍了拍自己的雙頰,這是他的提神方式,告訴自己:夠了,別在想了,現在只要對自己好好的就夠了!
睜開眼這麼久了,其實腦袋也醒的差不多,掀開棉被下了床,伸個懶腰、做了下拉筋運動,這才進了浴間梳洗。


今天是他調職到這城市的第五天,不過前四天是緩衝期,上層因體諒他遠從G市調來,特別准許給了他幾天整理搬家事務,加上調職總是會有一些文件需要走跑,所以今天才是他正式上工的日子。


許博遠是個警察,因為人事調動而調職到了H市,方入警界不過兩年的他,他聰明正直、志慮忠純,綜觀各方面的能力也比起和他同期的同事們還要高了那麼一點,儘管他各方面都如此受到前輩們的讚譽,許博遠卻是不驕傲不自大,反而謙遜有禮的讓還在G市時和他共事警察同事們無一能不喜歡這個能力好、個性好也好的有為青年。

許博遠敲了敲門,待辦公室裡頭的人喊了聲請進後才轉開門把走進了現任H市警察總局副局長陳果的辦公室。
「早安、你就是新來的許博遠?你好,我是陳果,很高興你的加入。」
陳果是少見的女性警員之中官階還如此高的警界人員,雖然時常會有質疑的聲浪出現,可她依舊是盡忠職守的做著自己的工作,能做到這等榮耀自然是不用再去費什麼唇舌解釋了,因此許博遠禮貌的伸出手回握了下陳果伸出來的手。
「副局長好,我是許博遠,請多指教。」

「請多指教,很抱歉第一天報到不是先讓你和局長見面,他不知道又死去哪兒溜達......咳、抱歉我想說的應該是不知道局長去哪兒忙碌去了。」陳果有些無奈的苦笑著。
「呃、沒關係,總是會見上面的,等到時候在向局長報到一次便可。」許博遠假裝沒有聽見陳果改口前那咬牙切齒的說法。

「報到完了,我們就先去和你未來的同事們打招呼吧!」陳果笑著率先走出了辦公室,高高綁著的馬尾隨著他的腳步俐落的搖擺著。




兩人一同來到了三樓的刑事部,陳果敲了兩下沒有完全關實的門板,也不管裡頭有沒有回應就直接開了門走進去。

在到達刑事部之前陳果簡單的介紹了刑事部,目前成員五人,而進了辦公室後有四人抬起頭望向兩人,望見陳果都開心的打著招呼,同時也好奇的打量著站在陳果身後的許博遠。

「果果,這位就是新人?」一名長髮飄逸的女警離開了座位走向他們,這位女警的長相讓許博遠不禁閃過一個念頭:不去當模特兒真是太可惜了,但也只能在心裡想想而已,能夠待在刑事部的警察各個都是能人。


「沐沐,跟你說多少次了,現在是上班時間,要稱呼我為副局長呀!」陳果探了口氣接著搖著頭無奈的說道。

「啊呀、抱歉抱歉,副局長不好意思呀!」被喚作沐沐的女警吐了吐舌頭後,乖乖的改口,不過口氣聽起來依舊是親密。


警局本來就是性別極不平等的工作單位,所以身為少數女性的警察關係難免會特別要好,況且警察們本身就都像是個大家庭裡的兄弟姊妹一樣,大家時常互相友好幫助,所以大家其實也就習慣了偶爾開開玩笑或是不一定要用職位相稱呼。


「你好呀,我是蘇沐橙,叫我沐沐就可以了。」蘇沐橙笑著和許博遠打著招呼,跟著其他原本坐在位置上的人也都聚了過來。

「我是唐柔,請多指教。」

「你好,我叫喬一帆,歡迎你。」

「嘿、兄弟,我叫包榮興!」

「你們好,我是許博遠,未來還請多指教。」許博遠禮貌性的和大家握了握手,正向包榮興伸出手時,卻被對方的問題給問的楞了會兒。

「你什麼星座的呀?」

「呃......我嗎?雙子座的。」

「喔喔!雙子座跟獅子座超合拍的,哈!請多指教啊,我特別允許你喊我作大哥!」

「別理包子的星座論,」蘇沐橙呵呵笑著,「他就是這樣,你喊他什麼其實都沒所謂,叫他包子就夠了。」

「好的......」許博遠汗顏,這個刑事部真是特別,感覺特別的活潑熱鬧?

「欸、怎麼就你們在啊?那傢伙呢?」陳果望了望辦公室,卻只見這四人在而已,少了一人當然是要關切一下。

「在那兒呢,被那堆文件擋住了而已。」蘇沐橙隨手一比,刑事部其實不算小但也不是寬闊到哪去的辦公室,特別空了一區專門擺放各案件資料的小區域,陳果說的那傢伙就窩在資料區裡仰躺在沙發上用一個印著『刑事部機密資料(二)』的資料夾蓋著臉龐呼呼大睡。

「虧他在這種環境還睡的著......」陳果碎碎念著,許博遠乾笑的跟在陳果和蘇沐橙的後面。

「沒辦法,這幾天都在辦的案件在凌晨的時候才終於告一段落,要不是我趕他來這躺一會兒,不知道他還會在熬幾天夜了。」蘇沐橙聳了聳肩,俏皮的表情在她作來自然得讓人有些移不開視線。

「告一段落了?那行,放他假回去睡覺!反正他的假都不知道堆多久沒休了,搞得好像我們警察局喜歡虐待下屬一樣,」陳果點了點頭表示好說話,隨即走向男人所在的位置接著一把掀開了那個資料夾,還順手用資料夾拍了拍男人的臉頰,「起床起床!要睡回去睡,你可以休假了,葉修!」

「啊啊、幹麻呢......」男人用雙手遮了遮受光線刺激而有點睜不開的雙眼,滿臉鬍渣和像是被人揍了幾拳而黑青的黑眼圈,讓他看起來無比憔悴,「老闆娘,我好不容易才瞇一下的啊,這麼不喜歡讓我睡覺嗎?」

「錯!我巴不得你趕緊睡到飽呢!看看你這副德性,好像我們壓榨員工一樣!」陳果忍不住巴了葉修的頭一下。

「日......」許博遠忍不住罵了出來。

「怎麼啦?」站在許博遠旁邊的蘇沐橙聽見身旁的新人爆了粗口,有些疑惑的看向許博遠。

「嗯?」葉修原本懶散的坐在沙發上和陳果對話,壓根沒注意到旁邊還有別人,一轉頭看見了許博遠一臉見鬼了的表情站在不遠處看著自己,他挑了挑眉後笑著說:「好久不見了呢,小藍。」



許博遠此時卻是恨不得上面收回這個調職命令,因為葉修就是那個讓他三不五時在夢境裡重複體會那刻骨銘心的痛苦的那個男人。







评论(2)
热度(39)

© 藍嶽拉灯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