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嶽拉灯王

灣家人,喜歡的東西爆炸多,專寫老梗文★
有個病就是喜歡挖坑,可是填坑困難。

【黄别】非夏番外·即冬

蘇透了的少天!!!!

我可以!!!超可以!!!喜歡的CP增一對啦!!!!!!!

亦行亦往||:

「今天电竞新刊很高兴请到了微草的“飞刀剑”刘小别选手。」

-「我也很高兴能接受这次访谈。」

「说起来上周三是小别的生日吧,我代表新刊向你送上一声迟来的生日快乐。」

-「谢谢。」


本赛季的年底假到了,各战队的人马也都收拾行礼各自归巢。B市微草俱乐部挂上了各种喜庆的装饰,食堂临放假前包了顿饺子给自家队员,吃饱饭后拿东西出门打车散伙。

有几个家在南方的队员,等出租的时候,望着天空飘零的雪闲聊起来。

“哎我当年都没见过下雪。”一个人唏嘘不已。

“第一次亲眼见到亲手摸到时高兴的和个傻X似的。”另一位十分感同身受。

“没见识,爷第一次看下雪也没你们那么激动啊。”有人啧啧着插嘴。

“呵,不知道当年是谁在自己手机里存了好多雪地里的自拍。”来人迅速拆台。

“靠你们俩怎么看见的!?”

“啊——车来了。”前后来了几辆空车。

“走了啊。”一个人冲他们挥手。

“过年回家少吃点,回头又肥的和那什么似的有脸上镜么!”

“走了走了。”大家陆续拉开车门,胡乱地告着别,踏上了去机场或者高铁的路。


刘小别吃饱喝足,拿着手机玩了会儿游戏,等看到时间差不多了,才悠哉起身出发去机场。今天有个常年在外地上学的表亲要回来,打小和刘小别关系不错,难得回来一趟,所以今天特地去接接他。


在机场的旅客出口大厅等了一个多小时也没见人影,莫非是飞机提前了?刘小别试探着给对方打了个电话。没想到居然还真的接通了。

“你哪儿呢?”刘小别听着那头喧闹的声响,“我机场等你半天了。”

“吃散伙饭呢!”那边喊着,“喝尼玛个腿儿那能喝吗!?酸辣鱼汤和酒兑起来灌我人干事儿?!······啊对了你怎么今天就去了,我明天的飞机啊······”那头声音迟疑地低了下去,像是到了一个较为安静的地方,然后响起翻东西的声音。

紧接着一声巨大的“卧槽!!!!!!!”响彻天际。

“我是今天的票啊!??”

刘小别扶着墙无言以对。


“不管了你自己滚回来。”最后在对方的鬼哭狼嚎中,刘小别无情地挂了电话。

跑了这么远,居然什么也没干成。刘小别无语地抄着口袋往出口走,走了没两步,突然看到刚从隔离区出来了一个人,他一愣。

拉着行李箱的黄少天同样看见了他,也是一愣。


······真是人生处处有惊喜。不是惊,就是喜,总得有一个是你的。

其实黄少天今天回来不奇怪,全联盟都是一天放假。

但巧到这种程度也太他妈不科学了好么!!!?刘小别内心咆哮着。

为了避免被黄少天问起自己为什么到这儿,以及扯出最后那个自己被放了鸽子的蠢爆了的亲戚和理由。刘小别痛定思痛,折身向黄少天走去。

“哟。”黄少天开口。

——“我来接你。”刘小别格外镇定地说。


「当初为什么选择了这个职业呢?」

-「也许是因为,需要一些劈斩开一切的勇气吧。(笑)」


出租车窗外飞快地掠过雪前灰蒙蒙的高楼线条。后座上的黄少天停止了对B市天气的吐槽,想起另一码事:“上次你说要送我的那把瑞士军刀呢?”

“还在我家,去取?”刘小别瞟了眼沉郁的天色,“反正也快到了。”

原本是打算生日给他的,但快递实在不给力,回国时碰巧被海关卡了,等再辗转寄到,已经是三个月以后的事了。之后又是繁忙的比赛,一来二去就耽搁下了,现在还在刘小别自家抽屉里塞着。

“我爸我妈旅游过两天才回来,我顺便蹭你顿饭。你父母都在?”黄少天问地无比流畅自然。

“随你。”刘小别看了看表,“我爸妈不在,去我奶奶家了,后天回来。”

“那要吃什么?”黄少天顿觉不妙。

“泡面。”

“靠。”黄少天泪流满面,“跟你过年真可怜。我打一场几十万上下的身价,居然只能吃泡面?!!”

这两者有关系嘛?!刘小别安抚似地随意挥了挥手:“给你多打个荷包蛋。”

后视镜里黄少天一脸鄙夷。

“······再补一包榨菜?”刘小别半侧过身,试探性地问道。

“靠!”

“那就再加一根火腿肠。就这么说定了。”刘小别干脆地转回身去。


当然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下车后刘小别还是在自家楼下找了个饭馆,和黄少天找了个位置坐下,把菜单给他:“你吃什么?”

黄少天把菜单一推冲他摆手:“无肉不欢无肉不欢,其余的你看着点吧。”


「有很多粉丝通过我们的平台表达了对小别的喜爱,小别你收到过的最喜欢的礼物是什么?」

-「这个啊,大家送我的我都很喜欢。」

「那印象最深刻的呢?」

-「收到过一封信,他说抉择再三,还是放弃了进入职业圈的梦想,选择了大学。」

「那么······他一定很遗憾吧。」

-「他说他难过,但并不遗憾。这点让我印象很深刻,也很高兴。路没有对错,能够相信自己的选择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吃饱喝足,拉扯着行李箱进小区,上电梯,一番折腾过后已然是华灯初上的时候。

黄少天坐在刘小别家的地毯上看那边的刘小别猫着腰翻箱倒柜,“邪门了——我明明记得我放这儿的啊。”

“今天初几?”黄少天突然问。

“啊?我怎么知道,你自己查日历去。”

“今天你过生日吧?”黄少天又冷不丁开口。

“嗯不会吧?”刘小别翻开手机看了看日历,“好像还真是。”

“得。”黄少天走过来蹲下,拍拍刘小别的肩膀,“来,好歹许个愿,不许愿怎么能叫生日呢对吧对吧。”

“蛋糕没有就算了,连蜡烛都没有!”刘小别敷衍着推开他,继续找他的瑞士军刀,“去去去,没诚意。”

黄少天没再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灯突然灭了。

“喂你干嘛?”刘小别不悦地转过脸,“我正忙着······”

他说着停住了。

一朵小小的,跳跃的火苗出现在刘小别面前,火苗后面是黄少天那张笑着的脸。


······


“······打火机?”良久,刘小别开口,声音有点儿郁闷。

“快吹!”黄少天把带着火苗的打火机伸到刘小别面前。

“······真是服了你了。”刘小别叹了口气,刚准备吹气,黄少天又一把把火苗拢回自己身边。

“又怎么了?”

“你还没许愿呢。”

“我现在没什么想要的。”刘小别说的是实话,一时间想出个有意义的愿望确实有些难为他。

黄少天锲而不舍:“不许就不能吹,要不今晚你就甭想睡了我们卧谈会吧!”

“······”刘小别翻了个白眼,“那就,早日让夜雨声烦跪倒在飞刀剑的脚下好了。”

“滚你丫的。”黄少天骂了一句后得瑟道,“还有就是你没听说过吗?生日愿望这玩意儿说出来就不灵了哈哈哈哈,死了那条心把你是斗不过我的。”

“快点儿,你到底让不让我吹了。”

黄少天挑挑眉把打火机伸过去:“哎······烫烫烫!”

塑料打火机由于处于高温时间过长,边缘开始融化,最后不可避免地烫到了黄少天的手指。

火苗闪了一下又灭了,房间重新陷入一片黑暗。

“活该。”刘小别翻开手机借着屏幕上的白光,在手边抽屉里翻出一瓶烫伤药扔给他,“不严重就算了,要不然手废了你就别打游戏了你!”

见后者还哼哼唧唧地要去摸索打火机,刘小别一把拽过黄少天受伤的那只手,黄少天一个重心不稳倒在地毯上。

“黄少天,听说你最近拒了好几个你妈给你介绍的姑娘?”刘小别恶狠狠地撑在他上方:“你要是再敢给我来什么幺蛾子,我明天就提聘礼去你家说要讨你做老婆。”说罢一顿,“看你妈悟出你其实是个基佬后,不被你气的心肌梗塞。”

“切,就你?”黄少天对上他的目光,不屑地一笑,“那充其量也就是个嫁妆。”


伤口并不严重,涂了药之后,黄少天嘴又一刻不闲起来:“说到这个,我连你生日都记得,反观你,真是寒心啊啧。”

“你怎么知道我不记得?”

“哟哟哟我还真没看出来。”

“你那天一到零点就群发了条短信,准地跟新闻联播似的,谁抢得过你!?”

这也就算了,事实上黄少天提前半个月就开始骚扰群众了。刘小别还记得一起打牌的许斌等人看到那条短信时无语凝噎的表情。

“怎么了?”那晚梁方没带手机,看着几个人一致的表情问道,“谁发的?”

“黄少天。”

“说什么?”

围观的李济眼睛一翻:“昭告天下,下个月,二十多年前的今天——”

"轰隆一声雷响,黄少闪亮登场。”周烨柏下了一对J。

“一个祸害就此诞生。”刘小别跟了一对对Q。

许斌明白过来了,抓着牌应景地沉重叹了口气,甩下两张:“双王炸,再加上之前我的枪炸,钱要翻四翻,你们输了。”

“靠!!”反应过来的两位“农民”搭档不约而同。


那把牌输光了刘小别本月的仅余家当不说,后来还被王杰希给知道了。

刘小别被叫过去。

“听说是你带头的?”

“队长我错了。”

“十一点以后就是规定的休息时间了,打什么扑克?”

刘小别低着头承认错误:“是,队长,以后不会了。”

“我可以给你一个陈述理由的机会。”刘小别平日也不是什么十分贪玩的人,王杰希放缓了语气。

“队长。”刘小别哭丧着脸,“这个月我穷的都快当裤子了。”


这一切一切的起因还是因为黄少天的生日。每月初习惯性把工资打回家里一部分后,剩下的也足够刘小别花一个月。但是黄少天那货最近喜欢上了瑞士军刀,刘小别前几天天正好看到有一把纪念款上市,就顺手帮他拍下来了。

这一举动直接导致刘小别剩下的半余月经济拮据。

本来是想趁打牌捞一把凑合撑过月底,结果最后反倒输的连钱包里的钢镚儿都不剩了。

妈蛋这是什么人生?!


下午刘小别又听说其他人闲聊说,昨夜许斌的梦话无意说漏了嘴——他昨晚的牌其实掺了鬼。

反正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刘小别袖子一撸冲进许斌的房间,“姓许的我们来战个痛啊!!!”

又是鸡飞狗跳的一下午。


黄少天的生日?

呵呵,简直刻骨铭心。


「请问小别最欣赏的选手是谁呢?」

-「我们队长,王杰希。」

「那么小别觉得黄少天选手如何呢?」

-「呃,他总是能创设和抓住出对自己最有利的机会,非常了不起。」


这一晚的走向诚然在黄少天的地图炮中一折再折。

从最开始拿东西,到蹭个饭吃,再到最后莫名其妙地同意他留宿,刘小别也有些茫然。好像是找东西找到一半,黄少天从包里掏出一款新入手的游戏,喊他要不要一起,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最终玩爽了之后,艰难扯回正题的刘小别在一个隐蔽且不起眼的地方找到了那边军刀,他舒了口气但又有些疑惑地开口:“放这种地方,我不太能理解我妈怎么想的。”

“她怕你想不开。”黄少天诚恳地解释道。

刘小别忍住了没有手起刀落。


到该睡觉时,黄少天被刘小别理所应当地赶去那个空着的房间。

“以前没留你朋友在你家住过?”黄少天抖开被子。

“这个······还真没有。”刘小别坦言。

“无意中成为了你的第一次······”黄少天站在床边若有所思。

刘小别面无表情地走到黄少天身后,飞起一脚——

“走你。”

“卧槽!!!”被猝不及防踹到床上的黄少天愤怒地爬起来,“没大没小啊你刘小别,翅膀硬了哈刚在我身后跑了没两天就扑腾着想飞了?!!”

“睡你的觉吧!”刘小别懒得吐槽他,啪地关上了灯才笑起来。

“卧槽卧槽卧槽反了你了······”黄少天在黑暗中目瞪口呆地叨念了几遍,还是翻了个身躺进被窝。


第二日。

“刘小别一大早的你去哪啊?”黄少天嘴里塞着面包含糊不清地说。

刘小别把外套扔在沙发上,低头系鞋带:“去看我老师。而且现在已经十点了。”

“我也去!”

“去个鬼去!”刘小别穿上外套,“回你家去。”

“你老师住哪?”

“······X大附中校内的家属楼里。”

“啊那正好顺便去你学校看看,想起当年你那副呆样·······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咽了嘴里的东西,“走吧?”

“······黄少天你长耳朵一定是为看好看用的。”

“屁!”

“那还有什么?!”

“自我欣赏。”黄少天淡定地回答。

刘小别觉得自己输了。


一路上刘小别都对黄少天的决定很不理解,他本来一个人偷摸着去就算了,现在还拖上这么一尊闪亮的大神是闹哪样?!到时候被荣耀高中死忠粉发现了,那可不是要俩签名就能打发走的。


“你不怕被那帮学生认出来啊?”

“你不怕我就不怕,现在都寒假了哪还有学生在?”

“高三的补习生啊蠢!”刘小别对他表示了鄙视。

“哦哦哦离高中太遥远了都忘了。”黄少天故意在雪上踩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再说了,就算发现了,我就说我是黄小别,你······你是刘少天。”

“真难听。”刘小别心里念着那个“黄小别”,莫名觉得像饭馆里“小黄鱼”之类的菜名。

“什么?唉没办法啊我的名字太霸气你撑不起来呀。”黄少天一副我懂你的,你不用自我厌弃了的表情。

这时几个小孩子嬉闹着互相扔着雪球跑过,其中有一个不偏不倚正正超黄少天砸来,被他一侧身躲了过去。

鉴于自己这么大了再砸人雪球太幼稚,刘小别露出了极其遗憾的表情。


「那么下一个问题。开始决定进入职业圈,小别在那时有没有得到过周围人的支持呢?」

-「其实一开始没什么人支持,哈哈,但是后来是有的。」

「那么小别能具体说说吗?印象深刻的。」

-「虽然有一个······但今天还是先讲一讲另一位的事情好了。」


追忆起来那是刘小别去领取毕业证办理退学的那年。

夏至。

其他学生还在上课,他的哥们也没法出来送他,刘小别拎着书包走在楼道里。

“刘小别。”

之前一直坚韧不拔地规劝着刘小别的女老师,在后面看了一会,还是决定出声叫住他。

刘小别回头看到她,提了书包又慢慢地走回来。

“你那个游戏······能拿到冠军吗。”犹豫了片刻,没想到一开口,却是这样一个问题。

“能!”刘小别抬头看着她。

年轻的女老师想起自己之前整理的关于那个游戏的文档,尽管看地似懂非懂,但似乎也朦胧感知到了什么。

也许在他们心里,那些和自己眼里的东西,同为“未来”。

她心里轻轻呼了口气,做了个决定。

“那拿不到冠军,就不要回来见我。”她摆出和平时上课时一样的严肃表情。

那刻少年眼里的不可思议转瞬消散后,迸发出异样的光彩。

像是刹那破土重生的生命,带着明艳饱满的颜色。

明亮的楼道里,女老师看着那双眼睛,竟觉得感动。

那个夏日的午后,仿佛被放慢了的那一刻,阳光明媚而悠长。


-「就像是站在岔路口,选定了方向却不敢向前,被人轻轻地推了一把的感觉。」

「嗯,感谢小别今天的参与。那最后我再问一个私人性的问题可以么?」

-「可以。」

「请问有喜欢的人了么?」


俗话说的好,祸不单行。

当然,黄少天必得是那毫无疑问的第一祸。


等两人辛辛苦苦爬上楼,刘小别敲了半天门后悲剧地发现,没人在家。

“过年大家不都应该在家的吗?”刘小别一边悻悻地下楼一边说。

“比如你爸妈和我爸妈?”

“······算了。”刘小别认了,“所以你一会回去可以拿着你的东西回家了。”

“别啊我还没逛你们学校呢!你就是这么招呼参观的客人的啊刘小别!”

“有什么好逛的不就以学校吗。”刘小别走出楼道。

高三党还在上课,偌大的校园里在雪后寂然无声。积雪未被踩过的地方反着星点柔和的莹白。

“哎那边是什么?”黄少天看到拐角处的那块大公告板,好奇地走了过去。

刘小别顺着他走的方向看过去:“那是历届毕业生的会考成绩公布栏。”

那大概也算是X大附中的特色?说白了其实就是两根铁杆子树在两边,几块板子架在中间。

“有你没?”

刘小别抬头看顶上那块板子:“是我们那届,有吧。”

“在哪在哪?”黄少天摩拳擦掌起来,“黄少天每日一嘲时间又到了哈哈哈!”

刘小别懒得和他抬杠,会考这种程度的考试虽然成绩记不清了,还不至于考的太难看,所以也不怕他看:“正反面都有,一样,你这边我那边,找吧。”

说着刘小别从公告板这头找起,黄少天从背面找起。

“我靠这板子还挺高的,瞧不起人身高么。”黄少天撇撇嘴,他和刘小别都不算太低,但站在公告板两侧,也只能看到对方的小半张脸,“我一低头就钻过去了简直。”

“几以内的届毕业生都按顺序排在上面,一届一块板子,再过一年我们这届的也要撤掉了。”刘小别抬头盯着密密麻麻的人名,眼都花了,“就是下面的不知道为什么不在。”

“可能去新刷了吧,风吹日晒的,你看看你们这块,都快烂了。”

“那为什么不刷我们的?”刘小别对黄少天的解释很是不满。

“你们这块不都快撤了吗,不值当不值当。”

没想出什么反驳的理由,刘小别随口靠了一声。

黄少天和刘小别保持者同样的行进速度,“学校交过女朋友没有?”

“没。”

“学校怎么样?”黄少天又随口问道。

“还不错吧。”刘小别回味了一下。

“舍得走?”

“你说呢?!”

“等等我又想起一事儿,我当初要不拉你一把,你是不是真的就不去了?”黄少天停住。

刘小别知道他说的是进联盟的事情,想了想还是诚实回答:“有可能。”

“后来交过么?”把话题又扯回来的黄少天重新向前移动起来。

“管的宽你!”

“刘小别我找到你了!”黄少天突然叫起来。

“是么。”刘小别松了口气,费神啊这个。

“咳说回来,那初吻意思还在啊?”这个角度一眼望过去除了大片宁静的白色,还能看到黄少天微微扬起的嘴角。

“废话。”刘小别说着就要低头往那边钻。

“别动。”

“啥?”

“我给你。”

隔板那头的人微微侧过脸,带着笑意吻上他。


-「我想,大概是······有了吧。」


-END-


槽点太多 尤其是被睡睡提醒后最后一句简直不能直视扶额噗哈哈哈

生日均为私设 只知道狮子座的黄少···所以就_(:з」∠)_

如果不够甜请自行脑补加糖www【喂


评论(1)
热度(146)

© 藍嶽拉灯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