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嶽拉灯王

灣家人,喜歡的東西爆炸多,專寫老梗文★
有個病就是喜歡挖坑,可是填坑困難。

「蒼丐」別來無恙-01

*自稱、稱呼他人、官階以及職位自編,有參考網路文件,若有錯誤請海涵!
*蒼雲丐幫竹馬竹馬強強配(大概)
*會有肉沫的,今天就先寫到這了!(捏肩膀

-------
郭君溪得知師妹失蹤之後立刻多方探詢,終於問得路邊燒餅舖的老闆那天一邊收著攤子一邊看著了師妹被帶走的經過,是太原東城那有名的倚香樓老鴇給帶走的,詳細情況他也說不清楚,只說老鴇和女娃兒說了兩句話還塞了根糖葫蘆,小娃兒就跟著老鴇走遠去了。

"這小丫頭真是一刻都不讓人省心!"
郭君溪一邊再心底碎嘴,一邊提著裙襬朝著這樓中最大的廂房走去。
是了,郭君溪為了尋回他那傻瓜小師妹而進了這太原東城最是特別的青樓倚香樓,整個太原僅只有這一家青樓有男妓這服務特色。郭君溪憑著自個兒那秀氣的容貌和能言善道、花言巧語的口才,很快的就成了倚香樓小有名氣的新入相公,他一邊在樓內賣著藝陪著客人嬉笑飲酒一邊暗中探找著自家師妹的下落。

輕呼了一口氣,郭君溪對著門板整好了面容表情後輕敲了幾下門板接著推門而入:「失禮了,小生來慢了,還請諸位大爺見諒。」施了個欠禮的郭君溪低著頭暫時不敢有下一步動作。
「起身吧!」一名蓄著灰白大鬍子的男人語帶笑意的擺了擺手。
「謝過大爺。」郭君溪這才笑著抬起頭,並且不著痕跡的掃了一圈廂房,在瞄見灰白鬍子大叔左邊坐著的男子後,郭君溪臉上的笑容差點掛不住。

「還望燕上將莫怪,給你介紹一下,這孩子單名個字"希",這才剛入樓不滿三個月呢,還有諸多禮儀做不到位,待會我讓小廝們送幾壺好酒來給您賠禮!」倚香樓的老鴇雀娘遮著艷紅的唇畔呵呵呵的笑著說罷,便使了個眼色令郭君溪趕緊服侍貴客們,自個出了廂房吆喝著小廝送酒。
應是廂房裡地位最高的燕上將也沒多說甚麼,舉著酒杯就和其他同來的大爺們和著笑與其他早在廂房裡的青樓妓子們嬉鬧著了。
只有坐燕上將左邊的俊俏男子沒有同其他人舉杯飲樂,而是張著直勾勾的眼神望著郭君溪。男子和燕上將交頭接耳了不一會後便站了起來,逕自拉著郭君溪的手離開熱鬧廂房遠去。
「去你房間。」男子不容至喙的說。
郭君溪左邊右邊直走的指引著不肯鬆手的男子。

『「阿溪/燕驍麟為什麼你會在這?」』
才鎖好房門,兩人異口同聲的問道。

「小渾蛋你還有膽子質問我了?翅膀長硬了可以目無尊長了?」
「上將有命,我身為下屬不能抗令。」
「你家上將命令你啥了?"陪我去窯子玩玩兒"?」
驍麟皮笑肉不笑的點了點頭。
郭君溪望著那冷笑抖了抖身子,頓時覺得對方一股寒氣逼人。
「操,送你進蒼雲軍是望著你能守家為國!你居然跟著進窯子尋樂?」
「笑話,難不成要像狼牙軍一樣搶擄民女麼?有需求必有供給,你可別說你自己下坑前沒進過窯子。」
"這倒還真沒有。"郭君溪皺著眉於內心想道。
「換你了,阿溪,為何你這個丐幫八袋弟子會在青樓作起相公了呢?」燕驍麟支起了郭君溪的下巴問道:「穿著這麼豔麗的裙衫,倒是挺適合你、也挺似女子的。」並順手圈住了郭君溪的腰摸了幾把。
「驍渾球,放開你的手。」郭君溪冷著臉,瞪視著還肆無忌憚的伸著鹹豬手揉捏著自己腰間的兒時玩伴,低沉的語調猶如警告著敵人不要輕舉妄動而低吟著的野狗。
燕驍麟笑著將唇畔貼到了郭君溪的耳邊輕聲呢喃:「希相公,我可是付了錢的呀,別來無恙。」


评论(2)
热度(4)

© 藍嶽拉灯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