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嶽拉灯王

灣家人,喜歡的東西爆炸多,專寫老梗文★
有個病就是喜歡挖坑,可是填坑困難。

[全職高手/葉藍] Machine Lovers - 4

OOC,OOC,OOC,很重要所以說三次,不喜歡請右轉直走^^

突然腦洞,預計最多.......................不知道會幾篇了啊 啊阿阿...囧

大家開心嗎?今日四更
 
 我好想吃肉啊........大家想吃嗎?


大概 ....下一章....或許會吧    _(:3」∠)_


---------------





葉修當然也是被藍河給嚇了一大跳,不過他倒是沒那麼介意被人給看見打手槍這件事情,何況他手中的小兄弟才剛解決一發而已,正舒服的感覺讓他一時之間也不想做其他太大的動作,就這麼懶散的癱在椅子上,很是平靜的抽了幾張衛生紙擦了擦小兄弟和稍微沾到手上的白液。

「叫甚麼呢,都男人阿,有甚麼好驚嚇的?」葉修看起來非常的無所謂,接著又從抽屜裡抽出濕紙巾擦了擦手。

「……是、是沒錯啦…」藍河無法反駁,卻還是楞站在葉修的房間門口不知所措。

「你沒跟朋友一起看過片子?」

「怎、怎麼可能有…我、我……你、你、你…」

「甚麼?」

「沒!沒事!我回房睡了,晚安!」藍河逃逸的速度就好像是後頭有猛獸追著要咬他似的,一跑進了房間還有些大力的甩上了房門。

葉修無奈地看著對方就這麼走了也不幫帶上一下他的房門,只好自己起身去關門,走到門口踩到了一癱水,才發現地板上倒著的水杯和流了一地的水。



 

 

藍河靠著門板坐在地板上,黑暗中的他將頭埋在手臂之間,腦袋中想法紛亂無比,有許多文字再亂竄,唯有方才尷尬撞見的葉修的模樣卻是揮之不去。

「我幹嘛看了一個剛打完手槍的男人就硬了呢……」藍河覺得莫名其妙。

 

*****

昨晚藍河自己解決了一次,誰讓他的腦袋不爭氣的不斷浮現葉修的臉和葉修的........唉。

 

然後藍河就這麼失眠地盯著天花板發呆,直到陽光透過窗戶整個灑在他身上了,依舊是毫無睡意,他只好還是爬起身來離開了床舖,進了浴室洗梳後就開始動手做起從他住進來以後便排好的、每天該做的家事。



藍河從那次之後就開始刻意避免和葉修待在同一個點超過10分鐘以上,這是在事發第三天的晚上吃飯時,葉修終於能夠確定的,他不知道對方在躲甚麼,雖然疑惑,但他也還是隨便他去了,人家不想要就不強迫便是,可已經習慣有人窩在自己旁邊一起打遊戲或是互相討論網路文章的他,這時卻是感到有些…寂寞。


不過葉修還是甚麼表示都沒有,有飯就吃,沒事就各自窩在自己的電腦前面做自己的事。


*****

葉修半夢半醒之間,覺得很像有甚麼東西戳了戳他的臉,但是他還很想睡阿,於是隨意地揮了揮手打掉那東西,可那東西被打開了沒多久就又摸了上來,葉修只好睜開眼。

「…你幹嘛呢?」葉修看著好幾天沒直視過自己的同居人就這麼蹲在他床邊,還一臉不知道在憋扭什麼的表情。

「我…一個人睡很冷……我可以睡你的床…另一邊嗎…」

「喔……請便。」沒想太多(例如他倆的睡眠時間根本不同的怎會這大白天的說要睡覺)的葉修說了一句請便就又閉上眼打算繼續睡去,可藍河摸上了床接著躺下以後,卻又將身子靠著葉修的身體一動不動。

「呃……小藍阿…你有這麼怕冷?」背對著藍河,葉修也是被對方的舉止給嚇得楞著了,於是他開口就問。

「……」回答葉修的只有藍河雙手抓上了他背部衣服的一角。

葉修只得轉過身子,他覺得要對話還是正臉對正臉比較禮貌,誰料才轉過身正想開口呢,藍河就這麼貼了上來,親上了葉修本想說話而微張的嘴。

臥草、這甚麼情形呢這是?葉修心裡正八百萬隻草尼馬奔騰著呢,卻又聽見藍河說了八個字:「我好像…喜歡上你了…」






TBC...

评论(2)
热度(24)

© 藍嶽拉灯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