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嶽拉灯王

灣家人,喜歡的東西爆炸多,專寫老梗文★
有個病就是喜歡挖坑,可是填坑困難。

春蓝 More Than Care (全文)

嗚吼吼吼

大春疼藍橋疼的♥♥♥♥

生髮水笑尿我了XDDD


莲子_求个蓝河回回血:

我才发现这玩意我在Lofter没发完?!OTL

虽说有点烂尾的嫌疑……不过我也来为蓝河中心各种CP尽一份力啊!【暗搓搓打上了本命蓝河河的tag】

 

春蓝

 

More than care

 

01

“蓝桥,东边儿那个野你去带一下,一团这个本快打完了一会儿我带人赶过去支援。”

蓝溪阁公会总会长梁易春,一边操作着自己的狂剑士角色春易老在副本里往前飞奔,一边从显示器旁边探出头去朝另一张桌子前的青年吩咐着。

“哎知道啦。”答话的青年手下不停,浑身蓝色基调服饰的剑客角色在他的操作下早已向着Boss坐标赶去。键盘敲击声劈啪作响,节奏性地变成条理清晰的指示下达在公会频道里。

【公会】蓝桥春雪:野图BOSS刷新了,所有没事儿的精英团成员速度往XXX,XXX集合,路上看见什么不对劲的记得M我。注意提防霸气雄图和中草堂。

春易老团里又有个DPS被小怪秒了,这让他非常烦躁。不明白今天这群家伙到底都是哪根筋不对,面对系统怪一个个炫什么技?你三段斩就是玩儿出花儿来,能抵得过系统精英怪大招的判定?

【公会】蓝桥春雪:先到的人注意隐蔽,公会名称都隐藏一下。

槽,一句话没提醒到那个新来的牧师又死了。啧。下次还是让蓝桥来带本吧真受不了这群家伙,怎么混进精英团的……哦好像是绕岸带来的?

【公会】风行雾来:蓝团!今儿笔团不在啊?我们野图三团的听谁指挥~?

【公会】蓝桥春雪:嗯?哦你们笔团今天病假,你们也先跟着我吧?让你们那个副团,叫啥绅士的?先带人集合一下一块儿过来。

【公会】风行雾来:好哒蓝团知道啦蓝团!这就到一定等我们哟~

【公会】绅士住持:风行妹子你一听说是蓝团带队就这么积极TAT,蓝团你抢走咱公会屈指可数的那点儿妹子的好感值啊太过分我这副团都没这待遇呜呜呜

【公会】蓝桥春雪:那你还怒刷全团基佬好感度呢别闹了快带人过来,不然一会儿Boss让人抢了你等老笔回来虐你。

然后公会频道就在一片欢乐祥和的调笑中穿插着调度指令,一片和谐繁荣。

梁易春感觉自己被副本和猪队友蹂躏虐待的心得到了治愈。

【公会】绕岸垂杨:就知道插科打诨。绣花枕头。YYY,ZZZ的兄弟们跟我走。

公会频道里突然跳出这么一句。

被底下的玩家们亲切地称呼为大春的单身大龄男青年面对屏幕露出个极为不耐烦的表情,对这个近日在蓝溪阁风头正劲的家伙的忍耐度一秒突破了临界值。

精英一团今天好多人不在状态,副本打得一沓糊涂——听说那些状态特别不好的刚巧才和绕岸PK过。

刚才蓝桥调度人的时候有一批答应得特慢——好像就是跟着绕岸混的那群?

就算你PK还算犀利点儿吧——但是就你那智商指数,不忍直视得像是法系的物防、物理系的智力,让你带团那才是真作死,每作必死啊?!怎么就是不懂?!

……

而且,你这么明摆着跟蓝桥呛声儿?!在我眼皮底下,跟,蓝桥,呛声儿?!

一直以来担任着会长的重任使得大春练就了相对沉稳的处事方针,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怒选狂剑士作为角色职业的那份血性残暴因子也一起泯灭在了勾心斗角的脏心战里。他可以对自己坦然承认,看着绕岸垂杨那个毛头小子仗着那点儿操作耀武扬威搞内部分化尤其还是搞到蓝桥头上,这让他梁易春感到万分不爽。这种不爽的心情被他用“不能在公会里随便打压一个凭实力崛起的玩家”的理智压抑着一点点积累起来,随时都有引爆的可能。

 

综上所述。虽然一向打字少且表情匮乏,但是内心戏一点儿也不贫乏的梁大会长,默默地,怒了,准备用一句简单快捷易敲打的“SB滚”来体现一下自己的心情。

 

【公会】蓝桥春雪:绕岸别闹,你那位置挺好的正好先带你那儿那群兄弟拦一波中草堂的人呗?刚收到消息他们从你那个方向过来了。车前子亲自带队的,你去大家也比较放心。

 

梁易春一肚子的火气顿时被戳了一针似的散了大半,全变成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烦闷和忧伤梗在胸口。

蓝桥啊蓝桥,你说你怎么这么懂事呢?想替你出口气都没了机会啊。

 

等到梁易春带队赶到战场的时候,场面已经一片混乱了。

老对头霸气雄图和中草堂都已到阵,再加上烟雨虚空乱七八糟好几群人混战在一起。

梁易春看着屏幕上五光十色的光影,听着耳机里传来叮咣五四的技能特效,感到头发日益稀疏的脑袋一阵阵发紧。

哎哟卧槽,脑仁儿疼啊。

尽管如此他还是把头往屏幕前凑了凑,眯了眯眼努力从人堆里分辨蓝色的小剑客,却被中草堂飞来飞去的魔道学者们晃得眼晕。

游戏里的狂剑士一声怒吼,带着身边蓝溪阁的精英团气势汹汹地杀进了人堆。

“兄弟们上!”

梁易春一边招呼着队伍,一边操作自己的狂剑士劈出一条血路往前杀去,砍翻几个骑扫把乱扔玻璃瓶的家伙后终于能在半空中勉强分辨出“蓝桥春雪”四个字,视角转动一下,恰好看到蓝河一剑砍翻车前子的精彩一幕。

漂亮!梁易春在心里喝彩,补了眼前碍事的薄皮元素一下送他回了主城,终于挤到蓝桥春雪背后。

“蓝桥,情况怎么样?”

“不太好,人太多了场面太乱,没法有效指挥。”

青年清亮干净的嗓音从耳机和空气里传来两重,眼前屏幕上的剑客横剑格挡住朝狂剑士自杀式冲过来的拳法家们,梁易春一偏头就能跨过显示器看到操作者专注的侧脸。

他刚才刷副本时的憋屈和看绕岸垂杨犯病的焦躁,这一刻都像狂剑士蒸腾掉的热血一样飘散在半空。

大会长在没人留意的显示器背后露出自己都没察觉的笑容,视角中和自己默契配合的剑客腾转挪移都是那么顺眼,挑不出一点让他不满的地方。

流畅的操作自然地从手下释放出去,梁易春觉得自己此刻的有效手速都比平时飙升了那么七、八十。

还是和蓝桥一块儿呆着顺心。大春在心里感叹。那个什么绕岸真是太烦人,笔言飞他们又都是上不了一线的远程,啧啧。搓。

心情愉快的大会长和战斗力本来也不弱的剑客领军,两大主心骨齐聚前线,比起刚刚丢了主帅性命的中草堂,蓝溪阁很快找回了节奏,一举从诸多公会手里夺下了难得的野图BOSS。

 

“今天大家发挥不错。宵夜公款。”

心情愉快地豪迈放话后,梁易春看着自家公会的骨干们一个个从发黑的眼眶间射出饿鬼似的精光,状似不经意地扫了一眼就坐在自己右手边第一张桌子位置的蓝桥。

——蓝黑两色的格子衬衫,有点长长了的刘海,总不晒太阳有点苍白的脸色。

——夹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镜片后面的深棕色的眼睛总是有着干净清澈的光芒。看了就让人感受到啥叫纯粹。

——耳垂上闪光的蓝色小亮点在碎发间若隐若现,仿佛要把视线牢牢钉死。

——懒散地靠坐在电脑椅上的、居家的轻松姿态。

 

正直视着自己,微微笑着的青年。

 

梁易春感到了会心一击。跟文艺沾不上边、打小就是网瘾少年标杆,终成一代会长的大春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这种心脏猛然一下不太规则的震动。

岁数一把还是死忠团员的大会长下意识抬手按了按左胸。

怪了,心律不齐?

 

02

正常工作日深夜的公会部门,其实也不会留太多个人值班——反正大多数玩家这会儿都没空上线。

今晚夜深人静,团本CD都有专人在带,野图Boss也没有刷新的迹象。

梁易春看看公会列表里亮着的“绕岸垂杨”,默默记下了对方的位置。

一张很普通的野外地图,应该是在日常刷怪。

梁易春看着这个ID,又想起了前两天抢野图的时候绕岸对蓝桥出言不逊那个气焰嚣张的德行。更何况还有昨天自己倒休在家的时候,系舟告诉自己的那档子事。

昨天蓝桥值班,赶上绕岸垂杨又在满处找人竞技场PK,拗不过没完没了的挑衅去打了一场,以微弱差距战败后,被绕岸垂杨趾高气扬地在公会频道挤兑了好久。

——好几个妹子都看不下去了,跳出来让垂杨闭嘴。旁观了全过程的系舟打开QQ小窗梁易春。“蓝桥这也是福祸难说,咱会一共没几个妹子,全对他充满母性保护欲……更是给了垂杨耍嘴皮子的资本,老说蓝桥就会勾搭妹子没实力什么的,说得挺难听的,我都受不了了。要不是他确实有那么点本事,又在会里纠结着一小搓哥们儿,我都想跟你说踢了丫得了……哎大春你看到没啊,难道我掉线了?”

系舟作为梁易春探查公会内部人际关系氛围的最佳眼线,兼处理人事问题的顾问,觉得就算大春再不乐意打字,也该对自己这么大段的汇报做出点反应,而且他明明是在家用手机登陆QQ啊,发个语音过来也行?一直不是挺护着蓝桥的吗。

满心以为会收到梁易春发来的“卧槽这傻逼有病吧”之类的语音消息轰炸,已经戴好耳机的系舟有点茫然。

他不知道的是,本来躺在自己单身公寓床上刷着手机QQ的梁易春,消息看到一半已经怒摔了手机在琢磨怎么搞一搞这个总在跟蓝桥对着干的绕岸垂杨了。

 

于是现在梁大会长看了看办公室,发现没人注意到自己,打开抽屉随手翻出了一张账号卡。这是他留着应急用的野号之一,装备挺不错的一个狂战士。

一边刷卡登陆,一边活动手指的大春,嘴角毫不自知地挂上了嗜血的微笑……

 

睡眼朦胧正迷糊的系舟看到好友列表里这个当初他陪着一起打造的野号登陆,一激灵吓醒了,爆手速私聊过去。【卧槽大春?你怎么上这号了?】

【。】

【卧槽你这懒得打字的毛病真烦……不然你开语音?】

【没事别管】

【……我能不管吗,这可是你战力最强的野号了,你这要干嘛去啊。】

系舟深感好奇,点开列表扫了眼对方角色位置,看来正往野外去。今天也没啥野图Boss刷新啊……那边不就是个刷怪点吗?

他随手打开公会列表又扫了一眼,看到绕岸垂杨没在竞技场和副本,而是正好在梁易春前进方向上的一张野图。

卧槽。不是我想的那样吧。

其实内心燃烧着八卦之魂的系舟同志感到了一种“这是不给脑补留活路的节奏吗会长大人”的无力感。

【……你不是奔垂杨去的吧?】

【。】

【……去揍他一顿泄愤?你啥时候逆生长了,这幼稚的事儿也干?】

【不杀几级再说】

卧槽卧槽。系舟内心一抖。这是真怒了?

大春作为工会会长,那操作也不是盖的,蓝溪阁五大高手里说他排第一也不为过,又是狂战,很多时候打起来那也是……腥风血雨的节奏。

【你冷静点啊?!这能解决什么问题吗?!】

【杀到删号】

……艾玛,这得多大仇?!

系舟放开键盘开始仔细思考起来。其实绕岸垂杨除了傲了点,也没干太多出格的事儿,而且实力确实还行。大春当初连千成那个人人喊打的抢怪小能手在蓝溪阁都没说啥,这回怎么对垂杨这么上心?还专门开野号来准备杀到秃……

思来想去,系舟得出一个细思恐极的答案。

垂杨跟蓝桥不对头。

垂杨想挤掉蓝桥。

垂杨当众对蓝桥出言不逊处处作对。

……蓝桥。

系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大春既然开了野号,说明他也不想把这事儿牵扯到公会内部……

但是自己知道了,就这么放任不管好吗?!

 

……系舟决定还是拿起手机给蓝桥发个短信吧。

 

03

等蓝河开着野号赶到地方,和暗搓搓也开着野号蹲在小树丛里的系舟汇合的时候,绕岸垂杨还在无知无觉地刷着怪。俩围观在游戏外开着QQ语音。

“系舟,你说大春要来杀绕岸是真的嘛?”

“废话,我骗你有钱赚啊?”

“可是没见大春人啊。”

“他出城又回去了一趟耽搁了,我猜是回去弄了点新装备……”

“还专门又搞装备?多大仇……”

“……蓝桥,你真没反应过来?”

“啊?反应啥?”

“你来干嘛的……”

“不是你叫我来看热闹的吗?”

系舟简直要无语问苍天。

“蓝桥啊,你不觉得有蹊跷吗,大春干嘛大张旗鼓来刷绕岸啊……”

“看不惯呗?你别说我都快受不了绕岸了……不过大春真上心啊,专门开这么牛逼的野号来?不过确实差不多是时候打压一下他了,不然我觉得公会里氛围不对啊……”

“你……”系舟不知道是该吐槽好友的迟钝,还是称赞他随时为公会着想的精神了……

“哦哦来了!”

正说着,梁易春开着野号不偏不倚地从大路直线杀来。

绕岸垂杨安安稳稳地刷了快半夜的怪了,根本没有提防的意识。狂剑士冲到离他50个身位的时候干脆不顾体力消耗地开出了疾跑,气势汹汹地从背后提剑就砍。

重甲在行动间发出“咔咔”的声响,绕岸垂杨在最后一刻凭借直觉稍微做出了闪避的操作,但依然被全力攻上的狂剑士砍趴在地。

“卧槽?!谁TM……?!”绕岸一句吐槽还没说完,狂剑士的猛攻已经接连杀到。

一开始就抢占了先机,梁易春打得一点犹豫都没有。

偷袭?无所谓。

阴险?无所谓。

……什么都无所谓,他的脑子里现在就像屏幕上红光缭绕的视角一样,满满地只有愤怒和暴虐。

你丫有本事啊?!让你丫嚣张?!让你丫得瑟?!!

大春脑内的弹幕池就随着狂剑士挥出的技能刷着滚动弹幕。

就打你丫的打你丫的就打你丫的!!

……如此转眼就是两套连击直照着绕岸的脸糊了过去。

 

“……系舟,我怎么觉得这节奏不对啊。”蹲在小树林里的两个人扣扣索索地没敢露头。

“……我都想给绕岸点蜡了。大春多长时间没这么狠揍过人了。上回还是车前子那傻蛋趁你不在说你坏话……”

“啥?”

“不不没事没事……”

俩人说话间,绕岸垂杨一边狼狈地躲避一边试图攻击,奈何却被狂剑士牢牢压制住,血条蹭蹭地掉。

“哎我去大春真打算杀他啊?!”

“不仅要杀还要杀秃……”系舟小声嘀咕。

 

“卧槽狂剑你特么有病啊老子招你惹你了?!”绕岸垂杨气急败坏地架住一剑,抽空开了麦克。

当然没人理会他。大春酣畅淋漓地补上一个大招,送他回了复活点。然后站在原地没动。

 

五秒后,蓝河听到耳机里传出系舟无力的呻吟。

“卧……槽……”

“咋了?”

“大春……让我去盯着绕岸复活去哪儿给他报坐标……”

“卧槽?!真要堵他啊?!这不合适吧……?”

“你去跟大春说吧,他肯定听你的……我是懒得管了……”说完系舟就操作人物蹲在地上画起了圈。

蓝河看看屏幕上蹲地画圈装自闭的人,认命地踏出树丛,开始——

读条复活绕岸垂杨。

是的你没看错他开了个·女·牧师野号来。

 

系统:【蓝十字】申请成为你的好友

大春一眼认出这是蓝河的野号,心里一边暗骂系舟通风报信一边点下通过。

【密语】蓝十字:大春……

【密语】狂剑士:?

【密语】蓝十字:杀一次差不多了吧……

【密语】狂剑士:…杀秃

【密语】蓝十字:Σ(っ°Д°;)っ啥?!真要杀秃?!打压他一下就行了呗,没必要真堵他吧,明天还有公会活动呢,一下少一个主力人心会乱的啊万一他喊人报复呢?!

Σ(っ°Д°;)っ

梁易春皱起了眉头。这怎么回事,都让人那么欺负了还这么替人说话……蓝河你对那煞笔绕岸几个意思啊?!

【密语】狂剑士:…我这野号

【密语】蓝十字:你是说你开的野号他找不到人?

【密语】蓝十字:那也不行啊要是他带动一大波人呢蹲你呢?!那明天野图的人手……Σ(っ°Д°;)っ

梁易春不说话了,角色站在那里也不动。不知道为什么看蓝河用各种理由阻止他打绕岸就特别不舒服。

能说么?

说他老针对你我就是看他不顺眼。说这货我恨不得踹出蓝溪阁踹出荣耀踹出你的视线范围。

但是要说出口,总觉得有点别扭啊。

绕岸垂杨是针对的他蓝河,又不是你梁易春。

……师出无名啊?

 

但是还没容他多考虑,那边被放置play的第三人先沉不住气了。

绕岸垂杨大半夜莫名其妙让人砍了一顿,简直不爽到想死。气急败坏正想复活回去再来找这个狂剑士找回场子,没想到就被路过的牧师姑娘普照了一脸的白光当即就有一种得到救赎的释放感,越看这个装备普通公会眼生的小牧师越顺眼。于是一个好友申请甩过去想勾搭勾搭,却没想到被拒绝了。

碰了一鼻子灰的绕岸只好乖乖开始动脑子思考现在的场景从何而来。其实他也不傻,一开始的惊愕过去之后静下心来观察,看狂剑和牧师相对无言的站着不动,琢磨这俩估计认识,正在私底下交流。想象力其实很丰富的绕岸小同学,脑洞“嚯”一下就洞开了。

也许人家是小两口闹矛盾?比如牧师妹子变心了暗恋我被狂剑知道了?艾玛,我真是太帅了挡不住。不愧是快要跻身蓝溪阁五大高手的我!

“咳咳,两位互相认识吧?谁能给我解释一下这是几个意思?”他自以为很帅气地站到俩人之间挽个剑花。殊不知还蹲在树丛里的系舟已经快被三个人逗比的展开憋到内伤。

“你们一个人上来不由分说砍我一顿,然后又来一个救我,玩儿我呢?”

蓝河和梁易春分别转过角色的视角看了绕岸垂杨一眼,然后又同时转了回去。

 

【密语】蓝十字:大春,说真的你怎么想起来堵绕岸了?

【密语】狂剑士:烦他

【密语】狂剑士:你不烦他?

【密语】蓝十字:烦啊,烦的不行,我本来也想开个野号堵他来着。

【密语】蓝十字:但是……

蓝河在电脑前面苦笑一下。

【密语】蓝十字:但我打不过啊

【密语】蓝十字:我也不是没脾气……看着他那么挤兑我能开心吗

【密语】蓝十字:但是技不如人没办法啊……大春你这是给我出气呢?

【密语】蓝十字:谢谢你:-)不过……可能是时候了吧。

【密语】蓝十字:上次说开新区要开荒的事儿,你也别犹豫了,我去。

【密语】蓝十字:没事儿的。等我去新区练练回来虐他!

蓝河把能想到的话都说了,梁易春的狂剑士就站在他面前不动。

被无视的绕岸垂杨还在边上绕圈不知道在念叨啥。

 

蓝河突然就有点难过。又有点开心。

他想最好的解决办法大概就是他去新区了。虽然那样就不能每天和大家奋战在一起,但起码对绕岸可以眼不见心不烦,也不用因为他和绕岸的矛盾搅得公会不得平静。

但他看到替他气不过而一个人跑来要堵着绕岸杀的大春,又完全难过不起来。

 

【密语】蓝十字:大春,谢谢你。真的。

 

屏幕上清晰的文字映射到脑神经,通感似的浮现出那个穿着格子衬衫、戴黑框眼镜和蓝色耳钉的青年,看着自己微微笑却又蹙着眉的表情。梁易春觉得心脏全纠在一块儿,说不清道不明、不适合他一个粗人的细小情绪满满地堆在胸口那一小块地方,拥挤地让他只想仰天长啸。

 

——蓝桥你,为毛,这么,懂事!!

MD这样不是让人更心疼?!

 

此刻,他好想,真的非常想,摸摸蓝河的头,然后抱抱他仿佛还带着书卷气的瘦弱肩膀。

 

就像脑子里打个闪电。

忽然一切都在那一道亮光之下变得清晰。

 

梁易春一推键盘站起身来,抓过手机走出了办公室。

他在空无一人的走道里拨通熟悉的号码。

觉得心里从来没这么清楚明亮过。

 

蓝桥啊。

嗯?大春?你想通了不堵那谁啦?

我想通了。

哦那好啊那我……

我喜欢你。

 

蓝桥,我喜欢你。

所以无关会长无关开荒无关蓝溪阁蓝雨……

他欺负你我就想砍翻他。哪儿有那么多事儿。

 

04

后来有一天,梁易春和蓝河在蓝雨俱乐部的食堂里对坐吃饭。梁大会长一边心不在焉地咀嚼,一边看着面前自家剑客的脸,一边琢磨着系舟最近偷偷跟自己自己念叨的话。

“大春,你要不考虑考虑给蓝桥调回神领?大家兄弟一场别怪我没替你看着,我咋觉得最近有尊神跟你家蓝桥走的有点儿近呢……”

君莫笑,叶秋,荣耀之神。

现在哪家公会会长提起这人不发愁呢?梁易春无意识地抓了抓脑袋上的头发。

况且自己这是双重的发愁。

梁易春觉得自己有限的脑细胞大多用来跟别家公会斗智斗勇斗心脏了,现在还让他去提防一个大神级的假想情敌,简直要命。

……不如直球得了。

其实心里虽然担心,但莫名又不觉得真受到了威胁的蓝溪阁总会长大人,决定还是直接开口。

“咳,蓝桥啊?”

“嗯?”蓝河咬断了面条,嚼一嚼咽下去。“咋?”

梁易春盯着对方随着吞咽的动作上下滚动的喉结,差点忘了要说什么。

“呃,就是……我听说那个谁让你去兴欣,你不会真被大神拐跑吧?”

“噗”蓝河挺不给面子地直接笑喷,有点庆幸自己很注意形象,张嘴说话之前把食物咽干净了,不然肯定喷一桌。

“……笑毛。”大春脸色有点黑。要不要笑得这么露骨啊?

蓝河还在憋着笑,捏起桌子上一根从梁易春头上掉下来的、有点长的头发。“不会啦大春,你就愁这个呢?与其担心我跳槽,你不如担心你的发际线……”蓝河举着那根可怜兮兮的头发给梁易春看。会长大人有点尴尬地呼噜了一把自己最近确实脱发有点严重的脑袋,觉得眼前的小青年还是跟那尊神学坏了,开始会挤兑自己了。

蓝河朝着梁易春的头伸出手来,一张饭桌的距离不近不远,梁易春不假思索地顺势弯了弯腰,蓝河的手就顺利落在他头顶拍了拍,脸上还笑得人畜无害亲切自然。

“就算不说别的,你也在蓝溪阁啊,我干嘛要走?”

当然还有蓝雨铁杆粉丝、黄少天脑残粉这些理由,蓝河心想。不过就挑对方最想听的说,也没什么不好吧?

 

……我果然是耳濡目染了一点战术大师的心脏么?小剑客趁着狂剑士还在僵直中继续胡思乱想。果然还是回神领?避免进一步感染大神的心脏病毒……

 

远在H市的某大神打了个喷嚏,接过老板娘递过来的水杯和感冒药,懒得做出“没事儿的老板娘我觉得是有人念叨我”的争辩。

 

梁大会长回过神来心想,要不晚上回去的路上顺路去超市买个那什么生发的洗头水吧?

 

-End-

评论
热度(124)

© 藍嶽拉灯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