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嶽拉灯王

灣家人,喜歡的東西爆炸多,專寫老梗文★
有個病就是喜歡挖坑,可是填坑困難。

【林方】手机

前面還笑的歪揣揣
後面虐的人心揪疼阿QQQQQQQQQQQ

麻辣香串儿:

丢旧文时间…
————————————————


“你猜是什么,”方锐说,“给你三次机会!”
林敬言冲他笑笑:“猜不出来呀。”
“猜不出来也随便猜猜嘛——”方锐抓择他的手来回摇晃,“使劲儿猜!”
“哦。”林敬言使了一会儿劲,“是手机?”
“.........................”方锐的表情瞬间就阴沉了下来,“你把摄像头安哪儿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盒子上写着呢好吗!?”林敬言憋不住大笑起来,方锐抢过快递盒子看了一眼又满脸通红地扔掉,终于也绷不住笑出了声。
“林敬言大大。”他说,“生日快乐呀。”


林敬言躺在床上摆弄新手机,发现了方锐藏在里面的彩蛋。
手机里有个人机对话的智能系统,不知道方锐拿它动了什么手脚,林敬言刚一戳开那个图标,就有一个小小的对话框跳了出来。
“您好,我是方锐,需要为您做什么吗?”
“......”林敬言乐坏了,然后试着跟它说话,“方锐大大,你有病啊?”
“对不起,无法识别,请重新说一遍吧。”
林敬言不爽地扔了手机,心想这是谁家的弱智方锐。


玩儿了两天林敬言抓住了要领,正常的对话其实还是可以进行的,软件不能识别的只不过是林敬言经常习惯性加上的那句“方锐大大”。
不加就不加吧,除了说起来有点别扭之外。林敬言玩儿得非常开心。


“今天中午吃什么呀?”
“啊?”方锐从对面的电脑后面露出一个头,“不是吃食堂吗,怎么你想改善伙食了吗队长?”
“谁跟你说话了。”林敬言朝他晃晃手机。
方锐看着手机屏幕上“吃什么都行呀,听你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再一想这破软件还设定了自己的名字,方锐顿时无比后悔,天知道林敬言都发掘着它说了什么。
“听我的?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嗯,都听你的。”
方锐受不了了,“林敬言你变态啊!!?”


林敬言也觉得自己越来越变态了。
自从发现这软件除了对话之外真的可以给他提供相当便捷的服务之后,林敬言的玩儿法就多了起来。
“您好,我是方锐,需要为您做什么吗?”
“替朕打个电话给经理。”
对面的真方锐一阵抽搐。
林敬言爽够了,冲着手机上那句“对不起无法识别”低三下四地说了句人话:“打个电话给经理......”


电话拨通之后林敬言就出了训练室。方锐抬头看着他的背影在门口消失,撇了撇嘴继续做他的训练。
林敬言走了几步拐了个弯,在墙上靠住了。
“经理您找我?我刚才在训练没听见。”
“嗯,我知道这个赛季战队成绩不理想,所以大家正在试着调整。”
“我自己会注意。”
“......我明白。”
他挂了电话,走廊里空荡荡的。方锐就在身后与他一墙之隔的房间里,林敬言在原地站了站,没走回去。


“您好,我是方锐,需要为您做什么吗?”
“......我该怎么办?”
林敬言的声音有点抖,语音识别中的小圆圈慢吞吞地转,攥着手机的掌心出了一层汗,蹭在屏幕上花了一小片,模模糊糊中林敬言辨认出了那句回答的话。
“做你想做的就行了呀。”


很多话不能让你听见,不敢让你听见。
林敬言越来越觉得方锐送的这个礼物真是适合自己。那些不敢说出来却抑制不住的感情纷纷堵在了这个拥挤的出口,尽管他自己也知道这一切都是虚假的。
方锐哪会这样跟他说话呢。
他又哪会这样跟方锐说话呢。
回到训练室时方锐抬头随口问了一句:“经理说什么啦?”
“战队成绩不好,经理很生气。”林敬言说,“打起点精神啊,方锐大大。”


呼啸最终也没能走到季后赛。
直到那个软件提示自己跳出来时,林敬言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好久没打开过它了。
“你已经好久没有跟我玩了,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幽怨的语气让林敬言忍不住联想了一下方锐本人说出这句话的样子,妈呀,根本把持不住。
“你猜我喜不喜欢你呀。”
“不知道。”
“猜不出来随便猜猜嘛——”林敬言说,“你使劲儿猜。”
儿化音不太好辨认,手机软件默默“使劲”了好半天,林敬言耐心地等着。
“真的猜不出来。”
胆小鬼。林敬言看着屏幕在心里骂,和自己一样胆小。
“我昨天接到了韩文清的电话,他问我愿不愿意加入霸图。”
“对不起,无法识别,请重新说一遍吧。”
“老韩问我愿不愿意去霸图。”
“对不起,无法识别,请重新说一遍吧。”
“你看,我就知道你不愿意接受。”林敬言叹了口气,“可我还想继续打下去啊。”
“对不起,无法识别,请重新说一遍吧。”
林敬言又把这句话看了几遍,觉得这个别别扭扭的方锐真好,无法识别,不肯接受,这是不是也算是另一种挽留了呢。
这样也挺好的。


“老林这是你的手机?”张佳乐扒着他的手看,“你是怎么用的啊都旧成这样了——正好我打算换手机明天咱俩一起去吧?”
林敬言也没多说什么,就这么顺着他点了点头,然后在回屋之后又拿出自己的手机。
屏幕已经刮得有点花了,他的手指熟练地滑了两下,通讯录准确地停在了方锐的位置。
他犹豫了很久还是没有点下去。最后他打开了那个对话软件。
“您好,我是方锐,需要为您做什么吗?”
“方锐。我爱你。”
“对不起,无法识别,请重新说一遍吧。”

“您好,我是方锐,需要为您做什么吗?”
“我爱你。”
“我也爱你。”

林敬言蜷缩在床上把自己裹在被子里,被手机屏幕映亮了的脸露出了看不清是哭还是笑的表情。

“您好,我是方锐,需要为您做什么吗?”
“......”
“对不起,无法识别,请重新说一遍吧。”
“再见。”
“再见,很高兴和你一起玩儿呀。”


-END-

评论
热度(305)

© 藍嶽拉灯王 | Powered by LOFTER